點頂

先此聲明,本文有不雅成份,大雅君子,看了要罵,無妨,希望不要用不雅之詞就行了。

拾人餘唾,寫完「解畫」「解話」,不自量力,再講一些「積非成是」或所謂的「約定俗成」用字用詞。

先講「先此聲明」。很多人,當然包括很多傳媒,都總是寫成「先旨聲明」。什麼「旨」呢?誰頒的「旨」呢?其實這是「先在此聲明」的省略用法。以前,很常用的一句是﹕「先此聲明,下不為例」。

講「旨」,再講一個﹕「旨意」,通常寫成「咪使旨意」。又是「聖旨」?如果我們知道「指望」,就不會寫成「旨望」,更不應寫「旨意」。那麼,咪使乜呢?「指擬」囉。

「唾手可得」,實在有太多太多人寫成「垂手可得」,不但積非成是,更被認為是「約定俗成」了。看看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連「垂手可得」也收進去解作「容易到手、獲得」就知道了。我常愛說「垂手哪可得」。《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說﹕「唾手,往手上吐唾沫。唾手可得比喻容易得到。」

好,再來一個,「頂」字。到這裡,要講不雅之詞了。先不要給我來一句「頂!」

我不想講「頂天立地」、「頂嘴」、「頂撞」、「頂替」之類,不如直接一點,先來一個「頂心頂肺」,商務印書館《廣州話普通話詞典》的解釋和例子如下﹕

形容言辭激烈或句句帶刺,使人聽了心裡難受。/咪成日度頂心頂肺喇(別老在這裡東一榔西一棒的說個沒完 )

好了,聽過「頂你個肺」嗎?這四字詞是一般詞典不會收入的;我猜想是由「頂心頂肺」而來。可惜的是,此「頂」不同彼「頂」,此「肺」更不同彼「肺」。「頂心頂肺」的頂的心的肺,都沒借音,不用多想其他;但「頂你個肺」的「頂」的「肺」,早已不是本來的意思。是什麼?一個是很多男性愛用的「粗話」,一個是女性的性器官。所以,女性還是少點說「頂!」「我頂!」為宜。有時聽到,真想說一句﹕「點頂?」

廣告

解畫還是解話.可解還是不可解

有一個我很喜歡看的網誌,最近提到一個給報紙「誤用」的詞語﹕「解畫」

網主說因為現在的記者年輕,不知出處,所以錯了也不知道,於是道來出處。

我想,錯了就是錯了,不一定要跟年紀扯上關係。否則出自一千年前的詞語,豈非人人可錯?這是餘話。不表示就可以推翻網主的證據和論點。

我想說的倒是,這個詞不易在通行的辭典中找到,甚至包括廣州話詞典(極可能是我的詞典不足)。相比於「大鑊」(形容日軍侵佔香港時集體強姦婦女的用詞,但很多詞典都沒解釋這個出處)之類更後出的詞語,「解畫」竟然沒有收入現代漢語或粵語詞典中,真有點奇怪。也因此,沒有詞書可根據之下,將「解畫」(有出處)誤為「解話」,應該可以理解的。

因此,我對這個詞的釋義,倒有較寬鬆的看法,認為就算用了「解話」,仍覺可以接受。理由是,雖然用「解畫」來解釋某些事情,無論出處與會意,都要完整合理得多,但用了「解話」,也不是完全不可解。當然,真要細分,兩個詞的意思,其實是略有不同的。對於一些行動或情狀的解釋,用「解畫」似乎適合一些。要是要解釋一些說話之類,用「解話」未嘗不可,曾蔭權近期「講英文」事件,事後的諸多解釋,是「解話」多於「解畫」了。

我無意為「錯用」此詞的報紙解釋或推卸責任。可是,反正這個已算通用的詞語,竟然沒有收入詞典,用了可解的另一個詞,沒有出現語意不清或令人誤解的地方,也未嘗不可接受。

跟著下來,我還想多寫幾個有趣的用詞,雖非我所長,也希望多些人注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