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畫還是解話.可解還是不可解

有一個我很喜歡看的網誌,最近提到一個給報紙「誤用」的詞語﹕「解畫」

網主說因為現在的記者年輕,不知出處,所以錯了也不知道,於是道來出處。

我想,錯了就是錯了,不一定要跟年紀扯上關係。否則出自一千年前的詞語,豈非人人可錯?這是餘話。不表示就可以推翻網主的證據和論點。

我想說的倒是,這個詞不易在通行的辭典中找到,甚至包括廣州話詞典(極可能是我的詞典不足)。相比於「大鑊」(形容日軍侵佔香港時集體強姦婦女的用詞,但很多詞典都沒解釋這個出處)之類更後出的詞語,「解畫」竟然沒有收入現代漢語或粵語詞典中,真有點奇怪。也因此,沒有詞書可根據之下,將「解畫」(有出處)誤為「解話」,應該可以理解的。

因此,我對這個詞的釋義,倒有較寬鬆的看法,認為就算用了「解話」,仍覺可以接受。理由是,雖然用「解畫」來解釋某些事情,無論出處與會意,都要完整合理得多,但用了「解話」,也不是完全不可解。當然,真要細分,兩個詞的意思,其實是略有不同的。對於一些行動或情狀的解釋,用「解畫」似乎適合一些。要是要解釋一些說話之類,用「解話」未嘗不可,曾蔭權近期「講英文」事件,事後的諸多解釋,是「解話」多於「解畫」了。

我無意為「錯用」此詞的報紙解釋或推卸責任。可是,反正這個已算通用的詞語,竟然沒有收入詞典,用了可解的另一個詞,沒有出現語意不清或令人誤解的地方,也未嘗不可接受。

跟著下來,我還想多寫幾個有趣的用詞,雖非我所長,也希望多些人注意一下。

廣告

對「解畫還是解話.可解還是不可解」的一則回應

  1. 「解畫」也不是罕見詞語,時不時亦有人提起來源及出處,只要多注意身邊事物則可。

    無知雖然不是罪,然而無知也不是藉口,一個人怎會變得無知,就值得反省。到底是自己見識少、不在意、不上心、不求真、抑或敎我們的人本身亦無知?千因萬果可以稽考,只看你的態度如何。

    新詞若能解,我認為可以接受,畢竟語言應該活用,隨時代轉變;也同意,「錯了就是錯了,不一定跟年紀扯上關係。」

    有一次聽李偉才的講座,他說已很久不看本地報紙,報紙只會令人語言水準下降,這話亦有幾分真。如果一個錯了,下一個跟隨,豈不就此錯下去?

    (這兩天甚為遲鈍,往往詞不逹意,慘!)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