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出

在香港只試過兩次特意去看日出,都在西貢;都是深夜兩三點由山下走到山上。看罷日出下山,才發覺山路的險要難走,才懂得叫出一個怕字。

第一次登的山,現在一時怎也想不起名字(後記﹕是釣魚翁)。另一個是蝻蛇尖。

西貢,真是好地方,要山有山,要水有水。

今天忽然想起西貢,今晚偶然在Youtube 看到一首歌,提到日出的,就聽了。

廣告

地圖

認識這張地圖嗎?1:20000。版權屬「香港政府」所有。是,香港政府,不是「香港特區政府」,所以,現在要買新的,大概買不到了。現在什麼什麼「地圖王」多的是,我好久沒再買這種「行山人士恩物」,也不知可還再有出版了。

這是我的藏品之一,但是沒有「珍」而藏之,反正許久以前已用得殘破不堪,現在壓也壓不平,更隨時有支離破碎的可能。地圖的背面滿了長長短短棕色的「透明」膠紙。

由這張地圖,大概可以猜到我有多喜歡西貢,山線水線不知遊走了多少條幾多遍。粗略算一下,一個星期走一條路線,兩個月也走不完。有些地方,走了一次,很快就想再去的。

這張地圖就是不時在途上在家中在自己在別人的手上拿出來翻呀看呀才弄成如斯模樣的。

食滯

今天很忙很忙。

兩頓飯都在快餐店吃。午飯很遲才吃,已沒有多少選擇,很快就選了牛腩飯。本想提一句﹕少飯,看著好像也不太多,也沒力氣多說一句了。

飯真的不算多,竟然罕有的,牛腩多。負責盛牛腩的阿姐,還特別叫盛飯的多放了幾根青菜在牛腩下面,變了伴飯有青菜,連著牛腩的,也有青菜。

吃第一口牛腩,嘩,正!青菜,又正!還有,飯,不軟不硬,也熱氣騰騰,都正!怎麼搞的,一樣正,樣樣都正。最後「飽到上心口」,不捨得牛腩,只好剩下幾口白飯;這不是我的習慣。真的。結果一個下午只有一個感覺﹕飽。

其實是吃滯了。

平日到了黃昏,總覺肚空空,無一物,沒力沒氣似的,很想找點什麼吃的填充一下肚子,騙一下腦子;但通常是沒有的。於是,工作起來會有點懶洋洋。今天完全沒有。工作效率奇高。未到8 時,工作可以暫告一段落,更可以放工吃晚飯去了。

難得的是,剩下的美女也說可以放工了,就等她一起熄燈關門走人。更難得的是,我說要去吃飯,她也說要吃飯。「咁,不如一起去吃吧。」她說。

我說我去快餐店吃,她說也好。不過,她笑著說,不如吃火鍋,好嗎?

有美女相伴,怎會說不。

一人一鍋。

我巴啦巴啦時,她一鍋的東西都掃清了,包括烏冬。我嘛,口沒停,但只管口沒遮攔,講呀講,嘗試盡力,結果是,又剩下那麼一點點,但早已「飽到上心口」。

又滯了。

一天兩滯,未之有也。到現在隔了幾個小時,感覺還是飽飽的。如此百年難得一遇的情況,豈可不記。

題為〈食滯〉,是開博以來最寫實的內容最好的題目。怎可不多記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