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道

忽然想寫幾筆許美靜。莫名的感覺,突然而來。皆因聽了她那首〈明知道〉。

老實說,要不是前些時候有網友介紹我聽她那首〈城裡的月光〉,然後再來一首同曲異詞更是粵語的〈月光光〉,我也不知道有這樣一名女歌手。網友說她有過不愉快的經歷。本來不想知,聽了〈明知道〉,倒一下子想知道。原來維基百科有頗詳細的介紹。

我在意這些介紹片斷﹕

1994年,許美靜推出首張個人專輯《明知道》,啼聲初試即引來包括李宗盛在內的港台兩地王牌製作人的青睞,「樂壇大哥」李宗盛甚至力邀她加盟「滾石」,然許美靜為求與陳佳明合作共事,斷然婉絕李而留在陳任職之上華唱片公司。……

1998年初她原本到台灣開演唱會,入境時被台灣機場海關拒絕,……令唱片公司損失過百萬元。她及後轉向其他地方發展,但一直星海浮沉,只偶然到中國演唱,其餘時間則常在外地旅遊,亦有被傳媒猜測為隱居,因執意選擇陳佳明共事,有傳許對其萌生愛意但沒有結果告終……

2006年……6月28日有傳媒指許已被列為情況嚴重的病人,……至7月20日有消息指許已被醫生證實患上精神分裂症。……

根據新加坡聯合早報2006年11月7日的專訪,許美靜說新專輯仍找緋聞對象陳佳明擔任製作人。……

許美靜也再次重申,她對陳佳明只是音樂上的欣賞,並對大鬧酒店事件再度讓大家關注她與陳佳明緋聞之際,……陳佳明不站出來反而需要更大的勇氣,因為會被大家誤會,沒有出面是因為不想讓事件愈滾愈大,所以沒有出面。

從這些描述,大概可以知道她曾發生過一些什麼事。〈明知道〉是她跟陳佳明一起填詞的,我愛胡猜,覺得歌詞有點微妙。〈月光光〉是林夕填詞的,是否包含了她的心意呢?看她的幾個 MV,總覺得她有點王菲的影子,原來不是我的胡猜。她復出後的MV形象,完全變了另一個人似的,沒有了先前的神采。精神分裂症真是很磨人的。希望她真能走出這個陰影。

我明知道這篇寫得不好。就聽聽她三首歌吧。

廣告

想寫些什麼

聽歌。做一些什麼。

忽然想寫一點什麼。

想好了題目。想好了內容。想好了大致結構。

在網上找了想要的資料。

忽然。最想

睡覺。

EQ

提了IQ,總不能漏掉EQ。雖然情緒商數EQ是後起之秀,1991年才由美國心理學家創立,其聲勢其影響力,一時之間,差點有蓋過IQ之勢。由一Q獨大多少年,忽然變成孖Q,更令很多Q乘勢而起,什麼AQ(逆境商數)、CQ(創造力商數)、MQ(管理商數),我曾跟人戲稱,不久將來,真是乜Q 都有。

閒話表過,言歸正傳。在上一篇〈智力〉中,早已提過,單靠傳統意義上的IQ,並不能測定智力的全部方面。於是有心理學家提出另外一些思維能力,例如創造力。據《圖解心理學》說,首先研究創造力的是美國心理學家吉爾福特(J.P. Guilford, 1897-1984)。

吉爾福特認為,在人的智力結構中,根據已知的事物推理演繹得出一定結論的思考過程是一種「聚合思維」;而從一些簡單的前提出發進行自由聯想,從而得出各種各樣解答的思維過程是一種「發散思維」。他認為,只有發散思維才是創造性活動的基礎。(頁70)

舊有的測試智力方式,究竟有什麼問題?問題就出在「測試都事先設定了答案,只能對聚合思維進行考察,卻不能夠測試人的創造性。」(頁70)這個說法,不期然令我想到「標準答案」。一直都在「標準答案」的教育下,如何能發展創造力呢?

好些年前,我拿著高爾曼那本《EQ》瀏覽了一遍,說得上是似懂非懂,現已幾乎忘得一乾二淨了。過了一陣熱潮之後,到了今時今日,還談EQ的,大都強調它是講「自我控制能力」的東西。我又偷懶,只抄《圖解心理學》的幾句話來做一個概括。

EQ是相對於IQ而言的。相對於IQ測量一個人學習、做題等的能力,EQ注重測定人的聯想能力、自我認識能力、自我控制能力、隨機應變能力以及堅忍不拔的精神、樂觀向上的精神等。

這種對智力的新的評測方法,表明了傳統意義上的IQ並不能包括智力的全部。

EQ真是偉大的發明。失之於這一Q,還有那一Q,總有一Q可收;人間畢竟是充滿希望的,不要太早失望啊。

相關札記﹕

(一)謊話

(二)特別靠不往的感覺

(三)感覺.知覺.錯覺.失覺.唔多覺

(四)智力

智力

《圖解心理學》中有一句話說﹕「一個人小的時候智商很高,長大之後不一定還是很高。」(頁57)

咦,這句話是不是跟我們愛拿來「開玩笑」的那句「小時了了,大未必佳」很有點異曲同工之妙呢?

提起智商IQ,其實是我的傷心事,也即「死穴」。實不相瞞,我的IQ很低的,所以……

這本書說,心理學上主要用智力水平商數,即智商來測定人的智力。(頁56)因此,我的智力也應該是低的了。不過,書中卻又提到,

所謂智力,具體地說包括記憶力、掌握的知識量、考慮事情的思維能力、以經驗為出發點的學習能力以及對於新環境的適應能力等,可以說是一種綜合能力。(頁56)

我記憶力差,但我樣樣都想知想學,我的知識量應該還可以吧。至於思維能力,我大概不會好到哪裡去,但我愛以經驗來學習,往往慢人幾拍,但這種學習能力原來有助於智力的,應該可以加點分數了。新環境嘛,還可以啦。

粗略合計一下,原來我還不至於是智力低下的人。好了好了,過去辛辛苦苦學習,原來果真沒有白費的。後知後覺,總算可以「老懷安慰」了。

另外,智力的發展,不單取決於遺傳,環境因素也不能忽視。(頁59)這似乎已是常識了。也所以,人人都選名校擇名師(「保習天王」)。不要再罵了,原來都不是沒有「科學」理據的。

還有還有,人的能力與行為之中,有些是生下來就具備的,是某種生物物種共有的、固定的行為方式,這就是本能了。而絕大部分本能是不能依靠學習而改變的。例如雛雞不敢下水,雛鴨卻毫猶豫就下到水裡,這就是本能中一個特性﹕種別性,其餘還有三個特性﹕天生性、固定性、不可逆性。(頁60-61)不一一抄書了。

除了本能,另一種能力是可以通過後天的經驗學會的,例如運動員的美妙動作,或是小提琴手的靈巧手指活動,都是依靠經驗和訓練才逐漸培養起來的。(頁60)

就算是天才,你懶,最終也不可能成才。也即是說,天才要有成就,要成才,都免不了吃苦頭這一關。

最後,講一個可能引起不安的事實,但又不得不面對的。恐懼的話,就不要看下去了。

一般來說,人的智力在12歲之前以非常快的速度發展,在12 – 20歲之間呈現緩慢上升的趨勢,過了20歲就會維持在一個水平或者一點一點下降。

天啊,我的智力快要見底了!

相關札記﹕

(一)謊話

(二)特別靠不往的感覺

(三)感覺.知覺.錯覺.失覺.唔多覺

(五)EQ

吳靄儀之為吳靄儀

吳靄儀在2009年12月28日《明報》「觀點版」發表了一篇題為〈不要為劉曉波哭泣,哭我們自己〉,文因何而寫,不用多說了。抄兩段在下面﹕

普天之世,當然會為劉曉波可歌可泣的言行致敬,為中國政權的落後專橫而憤慨感嘆;《明報》 同日的社評宣言: 「關了一個劉曉波, 關不住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然而,這一切都不足夠,不但不足夠,反而是差不多同等落後的宣示,因為我們仍停留在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而歌泣的年代, 「鳴」與「生」不能並存的封建社會,一直就與不惜為「鳴」而捨棄生命——11 年生命——的精神共存,我們要爬上劉曉波的肩頭,走出這個輪迴,這個深谷,才是真正不辜負劉曉波的慷慨付出他有限的光陰和自由。

拭乾淚痕!放下慨憤!要做的事那麼多,千千萬萬人的一輩子也嫌不夠,若不願付出一輩子,那麼我們就每人付出11 年吧,難道劉曉波不值得這麼多嗎?

會不會有些地方看不到吳靄儀的網誌呢?乾脆全文抄在下面,我想吳不會介意的。

.    .    .    .    .    .    .

不要為劉曉波哭泣,哭我們自己!

劉曉波以言入罪,重判入獄11 年。案件向全世界又一次證明,專制的政權容不下言論自由、獨裁統治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6930 字的《判決書》,說不出一句法理為何劉曉波的文章是「造謠誹謗」、「煽動顛覆」,為何在互聯網上發表,就是「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構成罪行」的行為!

《刑法》第105 條沒有說明什麼是「顛覆國家政權」、什麼是「推翻社會主義」,法院依賴的不是法理,而是權力,這種審判不叫做「法治」,這只是假法律之名而行使的強權。

不必辯論,只要打開12 月26 日的《明報》,讀一遍全版刊載的《判決書》全文,及同頁所載錄的入罪文章的有關段落,讀者就可以自己評一評,究竟這是為國為民,不惜以身犯禁的忠義之言,還是煽動顛覆的造謠誹謗!

是忠義之言還是誹謗?

普天之世,當然會為劉曉波可歌可泣的言行致敬,為中國政權的落後專橫而憤慨感嘆;《明報》同日的社評宣言: 「關了一個劉曉波, 關不住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然而,這一切都不足夠,不但不足夠,反而是差不多同等落後的宣示,因為我們仍停留在為「寧鳴而死,不默而生」而歌泣的年代, 「鳴」與「生」不能並存的封建社會,一直就與不惜為「鳴」而捨棄生命——11 年生命——的精神共存,我們要爬上劉曉波的肩頭,走出這個輪迴,這個深谷,才是真正不辜負劉曉波的慷慨付出他有限的光陰和自由。

為什麼我們要止於景仰?景仰過去了,我們就返回一貫的生活,忘記了劉曉波?還是寄望於有更多的劉曉波,作出更多的犧性,終能令專政的當權者動容?

為自己只耽於慨嘆聲援而哭泣

如果我們真的尊重劉曉波,我們就要認認真真地看看他說了什麼。中共政權重囚劉曉波,不單止於「殺雞儆?」,而是因為他們知道劉曉波說得對: 「自由中國的出現,與其寄希望於統治者的『新政』,遠不如寄希望於民間『新力量』的不斷擴張」;如果我們同意,為什麼我們在行為上仍然是專注於如何博取統 治者的青睞,爭取真民主,也只能求諸單方面向當權者「釋出善意」,而不重視轉向民間的「新力量」?為什麼在行為上,我們反而壓抑民間力量的自發、自覺、鞏 固、凝聚和擴張?

不要為劉曉波哭泣!為我們自己的不願為民主法治付出努力,只耽於慨嘆聲援而哭泣吧!劉曉波知道自己願意看見的民主中國不可能一蹴即至: 「用不間斷的非暴力反抗來壓縮官權控制的社會空間」,這單是指中國大陸嗎?香港特區現相去有多遠?劉曉波的運動談何容易!像滴水成冰於岩石的縫隙,終使 岩石分開,要何等耐心和堅毅!然而正因如此,我們便不能再讓歲月蹉跎! 「千里之行, 始於足下」,我們沒有慨嘆的功夫了。

劉曉波警告為利益而到中國來叩頭的各國朝野: 「一旦中國變成自由國家,對於人類文明就將具有難以估量的正面價值」——為利益而不顧人權,受損害的不獨是中國的人民,而是全世界的未來!近如切膚,香港人應迴避這個擔子麼?

拭乾淚痕!放下慨憤!要做的事那麼多,千千萬萬人的一輩子也嫌不夠,若不願付出一輩子,那麼我們就每人付出11年吧,難道劉曉波不值得這麼多嗎?

減嘆

聖誕前代課,有兩班是「視藝」課。

按指示,一班是先看名畫家的生平短片,再每人畫一幅中國畫。另一班是剪聖誕飾物。例行要先處理的是課室秩序﹕先安靜;再按指示去做。

先說一班。邊看短片我邊做一些「畫外音」,解釋並提供一些身邊的材料。我的觀察是,無心看的人多;看完之後,有人表示不知看了些什麼。

到每人都要畫一幅畫,又要「講數」。有人說,上次已畫過了;有人說,究竟要畫些什麼;有人乾脆說,不如自由活動,因為有很多功課要做。當然,我在堅持多次之後,有人就拿出畫具,靜靜地畫起來。更有人,就是平時愛駁嘴的那一個,說,易事啦,三數分鐘就畫了畫題要求的。

好,我馬上拿了這幅畫來給全班同學看。什麼畫過了,什麼不知畫什麼,不是有人畫了嗎?我請這位同學在畫上寫上名字交給我。他先是好像有點不好意思,遲遲不寫上名字,也不交給我。

跟著就有好些同學開始畫起來。

然後,又多了幾張畫好了的交到我面前來。明顯看出來,有敷衍我的,有還算用心的。我都再一一舉起來給各人看﹕不都是畫了嗎,而且各人都有不同的表現方式啊!我很強調,沒有什麼規定的,將你們學過的東西,將你們看過的東西,將你們想像的東西都畫下來,也就可以了。我還走到一些正用心細意在畫的同學面前,高聲說,你們看,你們可以畫得很簡單,也可以多加一些內容。

然後,一直沒意思要畫的,都加入了,連將畫紙故意弄縐弄破的,都要求再給他一張。

下課時,差不多全班都給我交來畫作,都各自按自己的方式寫上名字班別。

到另一班。也總有人抬槓。開始時,人人都說沒學過不懂得剪,每人派一張舊報紙,大都放著不用,有些只顧追逐吵鬧。然後有人剪出了第一棵聖誕樹,就有人跟著學剪。我說,你們可以剪其他的。很快就有人剪出星星,剪出其他吊飾。

於是有人就問,剪什麼造什麼都可以嗎?可以,當然可以。很快,這個剪出這個來,那個剪出那個來。這個問,如何可以造出立體形狀來,如何可以令飾物立著不倒。

跟著,這個說,我的紙不夠用,可以多給我一張嗎?我就只能教他們如何盡量用每一吋剩下來的紙。這也該是他們要學的。我的觀察是,他們有些露出奇怪的神情,怎麼以為再不可以用的,這樣那樣又可以像沒用過似的再用,還可以盡用而得出一些「意(想之)外」的東西來。

有專愛愛搗蛋的,造一些古靈精怪的東西來嬉鬧,以為我會氣,但我都一律報以讚賞。我說,你們上這一課,就是要用自己學過的方法,做出你們心目中的東西,沒有規定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只要你們覺得可以拿來布置課室的就可以了。

兩節課忽然很快就要過完,他們要由視藝課室回到常規的課室。但有人還是不斷要求多給一些紙張,要造更多飾物,不捨得執拾離開。

我不知道我的方法是否符合教程。我只覺得,文學、藝術,基本章法要學也不可能沒有章法,但內容不該限制,更不可以壓制;否則,誰想搞真正「用心」的藝術,如何能培養出真心真情真意的人才,產生夠得上稱為「藝術」的作品呢。

創作、創意云乎哉,人才是培養了,希望最終不要在壓制思想下,徒然令人「嘆十聲」。全球都在喊減排減炭,也希望我們這個崛起的大國,也能令國人世人盡快「減嘆」。

超人語錄

遠在1989年以前已經知道劉曉波。只因讀過他的一些文章。

我素來不愛讀政論文章,因為硬邦邦的多,劉曉波的也不例外。所以,若問我記得多少劉文的內容,對不起,只餘很模糊的印象而已,總之不是「擦鞋」文章,否則不可能在香港的有份量雜誌刊登。他原來也寫過詩,是最近在報紙上讀到才知道的。我喜歡讀他的詩多於他的政論文章,不過,我讀到的那首,寧願他一生都不用寫。

為文而真能顛覆國家,早在他89年以前在「國外」也即香港發表文章時,似乎已經可以入罪多次了,倒是一直沒事。大概是因為八九事件後,他的「聲名大噪」,才覺得他的文章忽然「有價」,忽然足以「顛覆」國家。如果——當然是永不可能發生的如果——我可以邀請任何人在《人民日報》寫文章,我會請劉曉波定期或不定期發表他的政見,看看他能多大能耐「顛覆」這個已崛起的大國。

無話可說了。不如抄搞笑「超人」林超榮2009年12月27日在《明報》副刊專欄文章的一些語錄,苦笑一下好了。

國內的貪官無人敢打壓,……國內的黑社會不好打壓,……最穩當都是打壓民運份子,他們手無寸鐵,一介書生,寫點文章,槍桿子才出政權,一支筆,卻淪為出入監房特快通行證。

平安夜,人心不平安,聖誕節,普天同慶,以為大國崛起,竟大國屈起,專屈有良心的知識份子。

國家可以出十個劉翔,也保不住拉一個劉曉波,劉翔百一跨欄跑得多麼快,都不能代表他的同胞,可以讓自己的思想自由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