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行為

先此聲明,本文只有悶的成份,沒有不雅成份;可以放心看下去,但看了不保證會開心。

話說《圖解心理學》寫到人與集體的關係時(頁160—1),提到成員在集體中的模式有三種類型﹕

1. 贊同性行為——做事遵守規範。

2. 反抗性行為——做事不遵守規範。

3. 逃避性行為——逃避規範(脫離集體)。

由題目大概可以猜想到我又在胡想些什麼了。不如說得清晰一點,那三種類型,拿來惡搞一下,可變成「贊同」性行為、「反抗」性行為、「逃避」性行為三種意向。

看文章,每看到這個「性」字,眉頭難免不皺。我不愛做什麼衛道之士,談「性」即避諷罵。但我真的很怕看到不是談「性」的文章卻滿載著「性」字。如果你很少讀到,算你幸運了。今天懶洋洋,不去另找例子了,還是再抄這本書吧。

這一節有一個小標題是「社會性行為的基本原理」。我想,不要「性」字可以嗎?答案可以在書中找到。試看這一句﹕

但是,如果規範的壓力增大,那麼成員們中間就會出現三種社會行為模式

再回到上面所提的三種模式上,如果都將「性」字改為「式」字,會不會引起或滅少誤會呢?

好,不如抄抄《現代漢語詞典》有關「性」字作為「後綴」的說法﹕

後綴,加在名詞、動詞或形容詞之後構成抽象名詞或屬性詞,表示事物的某種性質或性能﹕黨性 /紀律性 / 創造性 / 適應性 / 優越性 / 普遍性 / 先天性 / 流行性。

我有時會覺得,出自中國大陸的許多文章,尤其是官樣文章,用「性」用得很多,簡直有點任性而為。寫文章的人大概「惰性」太強,為了省工夫,將很多名詞、動詞等加一個「性」字後綴,就不用多想其他寫法。例子?不如將上面那句寫成「寫文章的人大概太懶惰」,是不是清爽得多呢?

廣告

你估去街市買棵菜咩

那天在街市的菜檔買青菜時,忽然飄來一把嬌聲,還有一隻手,指著某堆青菜,「這個可以造沙律嗎?」

檔主還來不及回答,我想代答﹕這種菜可以生吃,但有點苦。我當然沒有真的開口。女子也很快再問了一句﹕「這是西生菜嗎?」

檔主答﹕「這是唐生菜,我們不賣西生菜!」

美少女也沒聽完,已一閃消失了。我只來得及看到她的年輕她的快捷行動。

到街市買棵菜,隨便是很隨便的,但臉皮薄一點,輕易也買不到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