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收到時、至今、直到永遠都感動的卡。

再不會有另一張。我知道。

廣告

各有唏噓

現在來談簡稱「牛下」的牛頭角下,已經不夠熱,也即「不合時宜」。不過,熱退了有熱退了的好,正因為涼了,談起來可以冷靜一點。

「牛下」不保,最受人看重而認為難以補償的,是一個社區消失了,一種鄰里關係沒有了。我有親人由新建直到遷拆前都住在牛下,我也以天數計算,在那裡住過,更在附近住了超過十年。牛下一個小單位之小之簡陋,除了租金便宜外,能留住大多數人,實在不易。尤其年輕一輩,能遠走的,相信沒有多少個願意留下來。

總會有人捨不得的。

懷緬一個時代,懷緬一個地方,懷緬一種生活方式,懷緬各式各樣的人、事、物,接觸過,嘗試過,感受過,難免有感情。試以成長於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人,到了今天,可能會發思古之幽情,對七十年代別有一番情懷,覺得很多東西,看得見的,看不見的,都消失了,實在可惜。這些人大概不會覺得六十年代也有東西消失了會有人唏噓嘆息,這才有七十年代的好些東西出現,七十年代的人才有屬於自己一代的東西可以在消失後拿來緬懷。

牛下初期的蹲廁,老人家不用多說了,要是哪一天遇著夜半拉肚,誰願意多蹲一次。

用看歷史的眼光,站在稍遠一點的距離去回望,難免會有一些東西在無可奈何中消失;但也不能否認有好的東西隨之出現。此消彼長,有時真有點無力補青天之嘆;也只能如此而已。

再前一些時候看著保衛天星和皇后碼頭的動人場面,我倒想起自己曾經在旁邊的卜公碼碼度過的不少難忘時刻,卻原來是在悄沒聲息中煙消雲散去。對不起,我實在無力去參加這些保護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