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如何不憂鬱

今天,再試了又試,還是失敗。

不過是一部傻瓜機而已。有人換了新的,不要,我當然樂於接收下來。可惜的是,使用說明書都不知去向了。

我一向很怕用電子產品。電腦是其中最著者。電腦不能不用,否則飯碗不保,生活無著;日對夜對,幾年下來,才勉可以強操作。鈍啊鈍啊。用了多年的手動膠卷相機,束之低櫃多年,偶然要拍照,也只用傻瓜機。日月換新天,一直都沒買數碼機。落後落後啊,認真落後。

既然有人不要,我「用得唔好【口徙】」,可惜原有物主也是學藝不精,懂的操作不多,更沒耐心跟我多說。於是,我只能戰戰兢兢學開機,學按快門掣,連zoom呀變焦呀這等功能也不敢多用。

結果,還是出事。無非要關掉閃燈功能而已,我試走進功能設置版面,找呀找,找呀找。也不知按了什麼鍵,關了什麼功能。得來的結果是﹕拍什麼都MCC蒙查查,憂憂鬱鬱,沒一張是對焦正確看著開心的。

這幾天想寫幾篇要借助圖片的博文,卻怎也拍不到一張清晰的照片。

放下它。放下它。

還可以怎樣。

美女。杯麵。粗口。都用盡了。

誰可以教我幫我育我郁我,不,令我的相機可以拍出人是人花是花的照片呢?我盲,還是鈍,還是痴。

唉唉唉。

教我如何不憂鬱。教我如何不……教我,教我,教我啊。

廣告

又講粗口

大家都在忙得一頭煙,不知怎的,竟有人提起「粗口」這回事來。

我承認,廣東「粗口」以外的所謂「粗話;髒話,下流話」我是不太懂的。相對而言,廣東粗口,有十多年,同事都在「天天講,日日講」,我雖不講,聽得多了,記不全,沒學會,那些用詞聲調,也八九不離十,可以說熟悉得很。

忽然要我聽的是個小女生。她很快就在Youtube找到短片。原來是一齣舞台劇的片斷。我看了一會,覺得有點好笑。當然,這齣舞台劇的這個片段,的確在「講」粗口,還分析粗口該如何說,是搞笑的;但又煞有介事。這些,在我看來聽來,真是幼兒科。

美女雖然忙得想出外買一瓶可樂都沒空,還是忍不住,說聽過一句很長很長的粗口,共31個字。又馬上在Youtube上找。是蕭公子說的。

原來遠不止31個字。有一段片還附有字幕的,共36個字。

看短片之前,我已一再說,不可能一句粗口有那麼多字的,一定是集大成,串成一句。

果然是,只不過是說的人一口氣講出來,根本不是一句,是很多句,是急口令而已。美女不服氣。我說,要我拆開來分析一下嗎?

當然不。

粗口,沒什麼特別。我不說,不是我要扮什麼;正如我不會開口就什麼主義什麼大家什麼理論,只是不喜歡而已。

什麼都可以拿來炫耀。清高,可以拿來炫耀;有正義感,也可以拿來炫耀。懂得講粗口,而且講得如何精彩,覺得有需要,自然可以拿來炫耀。

沒什麼的,我覺得。不過,美女經我一點破,很有點不是味兒。

看看看,我真的太不懂人情世做啊。

杯麵與美女

話說昨天在快餐店吃過午餐,急急腳走回辦公室。門才推開,即有濃烈的麻油味,走進去,赫然看到一個令我呆了一呆的場面。從沒出現過的場境。

美女在吃杯麵。天!

我正想說,怎麼可能呢?她倒先開口說,今天來上班的美女太多,沒有我的座位。

「你就坐這裡吧。」

板凳一張。然後遞給我一疊要處理的文件。

「雪雪雪」,她繼續吃她的麻油杯麵,我在冷硬的板凳上工作。靜靜地。

美女吃飽了,我忍不住講了一些那篇〈美女與杯麵〉的內容。大家都覺得有點邪門。

當我提到少見她一天,起碼可以省回一天的交通費,買到四個杯麵。她說﹕「不如你在這裡拿走四個杯麵吧。」

近來這個辦公室在打一場又一場的硬仗,可能就是擺滿了杯麵的原因吧。

最後,美女還是讓我今天留在家中。謝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