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的的

我是音盲,什麼歌什麼音,經我的口唱出來哼出去,永遠都會變調,我一聽就知道是走音了。不過,我在心中哼,總覺得很好聽挺悅耳。

的的的的,我在心中試哼一次,節奏不錯啊;再來一次,還是好聽的。

改一下,刪一字,的的的。噢,的的的。再來一次,的的的,總覺沒有餘音,很硬很「掘」。

又要抄人家的文章,喔,幾句算了。2010年1月29日,《明報》,唉,又是《明報》,鬼叫我只看這份報紙咩。關麗珊在時代版的專欄文章〈給學生多點關心〉。

學生的回應讓我為香港前景感到高興

給學生時間思考問題,自然有學生舉手發問

讓大家習慣在坐滿人的禮堂說出自己的想法,他們自然會懂得主動爭取學習機會

學生懂得問,顯示他們專心聽過講座,經過反思才發問

(抹一把汗)剛好四個「的」字。一篇四百多字的短文,以一個一貫寫文都著重省字的作家而言,這四個「的」字,刪掉似乎都沒有問題,為什麼都加上呢?

我覺得有和沒有的分別是,有更好。不是我加的,嘿嘿。

廣告

怎生一個「的」字了得

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這樣解釋「美女」﹕面貌姣好,儀態優雅的女子。

《現代漢語詞典》則說﹕美貌的年輕女子。

兩本詞書的說法是否有別呢?後者好像有點年齡歧視吧。

不是要討論這個,只想說,要形容一個女子美麗,說「她美貌」固然沒問題,但說「她是美貌」就一定有問題了。

「她是美貌?她真是我的網友美貌?」這裡,美貌已不是美麗的容貌,而是人名了;已由形容詞變為名詞。

我們應該說「她是美貌的」,這其實隱含了「她是美貌的女子」的意思。

對,有些「的」字是不能省的。

試看看下面這兩句,究竟哪裡缺了「的」字﹕

擺在我們面前是一個表達民意的難得機會(梁家傑﹕〈歷史時刻〉,2010年1月28日《明報》時代版)。

難忘是某年巴黎下大雪(Clara Chan﹕〈時尚老人〉,同上)。

第一句是在「面前」之後,應該寫成「擺在我們面前是……」;第二句是在「難忘」之後,應寫成「難忘是……」,兩句的「的」字都隱含了一些什麼,再用「是」字點出來。

語文的運用,有時就只差那麼一點點,就總是缺了些什麼,變得不完整。我也不知這算是瑕疵,還是我過份吹毛求疵。

《現代漢語詞典》「的」字條有很詳細的說明,不抄出來了。不過,要在那些說明中找出哪一項來解釋以上的說法,我可辦不到。所以,要我考這些語文規則試,我很可能不及格。也所以,我在這裡經常寫些什麼用詞用字,都是東抄西襲、胡吹亂謅而已。真的看了,無妨一笑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