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學詩,無以言

孔子有一句名言,是「不學詩,無以言」。這句話其實是他對兒子孔鯉說的。有段故事,先放下不表。(見《論語.季氏》16.13)

不少人會奇怪,不學《詩經》,就不能說話了嗎?有人於是根據《論語.陽貨》17.9孔子那段話來作解釋。「可以興,可以群;邇之事父,遠之事君;多識於鳥獸草木之名」,固然是學《詩》很普及而重要的原因。不過,再回頭看看孔子說過的重話「不能專對。雖多,亦奚以為?」就知道「無以言」者,並不像現在處身「潮人」網絡世界中,不懂「潮語」即難以加把口那麼簡單。

西周時代,《詩經》其實是培訓政治人才的教科書。春秋中期,盛行在社交與外交聘問場合中「賦詩言志」。我們現在讀《詩經》,當然首重文學,但在那個紛亂的時代中,學《詩》主要還是在「用」的方面。貴族士人關心的是個人意志的表達,而不是詩的本事本義。

據統計,《左傳》引詩共217處,《國語》引詩31處,大都與政治、外交相關。試轉述《論語說解》(齊魯書社,2009年9月第8次印刷,頁252)中的一例說明。

據《左傳》記載,魯襄公八年(前565年),晉范宣子(按﹕名字打不出,省去)聘問魯國,告訴魯國,晉國要出兵攻打鄭國,希望魯國出兵。在宴會上,范宣子朗誦了《召南.摽有梅》,詩中有「……求我庶士,迨其吉兮(莫要錯過好日子)。……求我庶士,迨其今兮(今天就是好日子)……」的句子,意思是希望魯國早一點出兵。實際上《摽有梅》寫的是一位女子希望求婚者及時而來,不要辜負青春,與出兵打仗毫不相干。魯國的當權者季武子在會上朗誦了《小雅.角弓》,詩中的詩句有「兄弟昏姻,無胥遠矣」(兄弟們,親戚們,不要互相疏遠啊!),表示兩國關係密切,一定會及時出兵。實際上《角弓》首章寫的是告誡人不可疏遠兄弟、親近讒人。在《左傳》中,這類例子還有很多。

所以說,不學《詩》,如何應對;讀不通,不懂應用,雖多又有何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