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快事

到底由頭至尾完整地讀了一遍《論語》了。沒有舒一大口氣的感覺。倒是有一點點失落。看了一遍《論語》而已,不算什麼,真的不算什麼。不過,要暫別一部經典而已,沒想到竟有一點點失落;嗯,也沒什麼的。

對呀,我素無大志,很易滿足,很小的事就可以樂上半天;當然,很小的事也會不開心老半天的。沒大志,自然成就不了大事業。也好,不會大起大落,就不會狂喜,自也不會有高處掉下的重傷感覺(?!)。

《論語》不全都是孔子語錄,所以不都是滿書「(孔)子曰」。第十九篇,更是完全沒有「子曰」,都只是「子張曰」「子夏曰」「子游曰」,而至「曾子曰」。不過,這一篇的孔子「影子」比其他篇章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子張》編更有人拿孔子的學生來跟孔子比較,說孔子其實有所不及,其至詆毀孔子。編《論語》的人果然厲害,深明孔子毫不忌憚這些。誰罵過孔子什麼,照錄。不過,由孔子門生回答,不躁不氣,不卑不亢,就是擺事實,說道理,你自己看自己想吧。

《論語》第一篇第一章是「子曰」,其間雖然「消失了」,到結尾仍是「(孔)子曰」 。這當然是刻意的安排。還有更刻意的是內容的呼應。開始是「學而時習之」,強調的是學習,目的是成就君子。所謂君子,可以很簡單,就是高高興興地學習溫習和實踐;覺得有朋友自遠方來了是快樂的事;就算別人不了解自己,也不會惱怒或埋怨。全都是平常不過的日常生活事。

沒錯,《論語》所說的,不過是如何做人如何處事而已。歸結到最後,孔子再度出場,也是以「君子」為重。「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

所謂「知命」,當然不是「聽天由命」,只信宿命,而是遇到挫折時,不會有不必要的情緒反應,不會只是怨天尤人。

知禮,不是一味拘謹,而是不會見害必避,見利必趨,行險僥倖。這樣才能無愧地立足於社會。

所謂「知言」,是知人的方法之一。想知人,必須知言。不單看說話的內容,也要看說時的態度、表情,「言為心聲」,「偽君子」說話會「露底」的。

最後要讚一下自己的「慧眼識書」;其實要讚的是《論語說解》( 齊魯書社)這本書。作者峻洲的是有心人(原來他已於去年病逝)。他以最淺白的文字,不厭其詳也不厭其煩,一字一句一章一節,旁徵博引也精挑細選各種解釋和說法,再結合看己的心得,也不時以當代中國的社會現狀來說明,語重心長,平實而又不沉悶,尤其沒有譁眾取寵,要言不繁地演繹內容。

我不知道要不是由這本書來帶領我去瀏覽一部經典,是否能順利完成這自以為的人生一快事。這是一本會讀出感情的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