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的.的.的.的

西西在寫於1980年4月的小說〈碗〉中有一段獨白是樣的﹕

我想﹕一個人如果不工作是會成為社會的寄生蟲的。現代的婦女是應該培養自己獨立經濟的能力的。一個人沒有一份月入超過五千元港幣薪酬的入息是沒有安全感的。既然進入師範受過專業的師資訓練而不把才能貢獻給社會是辜負了社會的培養以及消費納稅人的金錢的。在一個通貨膨脹情況如此劇烈的社會中放棄一份不錯的職業是神智不清的。不愛工作的人是懶惰的,是逃避責任的,是不愛社會、不愛人類、不合作、不合群的,是自私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0年5月第1版,頁37)

嘩。嘩。嘩。真是一的一扷心。扷心扷肺,直要人傷心、難過、氣結到底。

誰想的。一個「除了插花和鑽石、地產、股票外」、拿多年沒見在街上重遇的一個中學同學的「是非」來談論一番以消磨半小時的婦女所想的。

這篇小說的內涵很豐富。單是「碗」這個象徵就不簡單。不再作討論了。只欣賞作者運用常被人認為少用為佳的「的」字,所發揮出令人透不過來的威力,已是美不勝收。

對「的.的.的.的.的」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