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顯祖總評《紅梅記》

湯顯祖是著名劇作家,代表作《牡丹亭》、《紫釵記》影響深遠,後來據此改編的小說戲曲不知凡幾。劇中的人物不單成為不知多少人的偶像,曲詞更豐富了不少人的文學作品內涵。

他不單寫有劇作,也寫有詩文,更有劇評。行家評行家,出手即知有沒有。原來他也評論過周朝俊的《紅梅記》。周也是明朝人,湯也是,未必同時,但肯定看過此劇的演出。《湯顯祖集》(二)(上海人民出版社,1973年7月第1版,頁1485-6)就收有他總評《紅梅記》的文字。果然精到,試抄在下面﹕

裴郎雖屬多情,卻有一種落魄不羈氣象,即此可以想見作者胸襟矣。境界紆迴宛轉,絕處逢生,極盡劇場之變。大都曲中光景,依稀《西廂》、《牡丹亭》之季孟間。而所嫌者,略於細筍鬥接處,如撞入盧家及一進相府更不提盧氏婚姻,便就西席,何先生之自輕乃爾!此等皆作者所略而不置問也。上卷末折〈拷伎〉,平章諸妾跪立滿前,而鬼旦出場一人獨唱長曲,使合場皆冷,及似道與眾妾直到後來才知是慧娘陰魂,苦無意味。畢竟依新改一折〈鬼辯〉者方是,演者皆從之矣。下卷如曹悅種種波瀾,悉妙於點綴。詞壇若如此者亦不可多得。

(以上兩張插圖均採自《湯顯祖集》,一為《紫釵記》插圖,另一為湯顯祖手稿。)

再世紅梅記

網友Chris 這篇〈紫釵記    霍小玉    李益〉,勾起了我很多聽唐滌生粵劇的往事。

《帝女花》、《紫釵記》等固然聽了又聽,但找到《再世紅梅記》後,我幾乎一度捨棄了其他粵劇。不時一聽就是幾個小時,不知一室暗黑。更有一段時期,不斷搜尋相關的資料,打算以此為題寫一篇論文。

俱往矣,尤其論文一事。不過,有關的書,遇上較少見的,我還是會收集。近年寫唐滌生的人己不少,我再寫也寫不出什麼新意了。

唐滌生只活了四十多歲(1917—1959),不能說不短,但他的粵劇創作,卻是多得有點嚇人。由1938年10月首演的第一齣粵劇《江城解語花》,到1959年9月19日首演的《再世紅梅記》,有統計的就有446齣,這已不計算他的電影作品。最高峰時期的1950年,竟一年有67套首演,平均不足一星期即寫就一劇。

他曾為不少名伶編寫過粵劇,他的太太鄭盂霞也演出過他的不少作品。他與任白合作的時間其實不太長,只是死前的幾年。現在最為人熟知的,就是那幾年間的創作。有人形容《再世紅梅記》是他的顛峰之作,可惜在任白首演時仍未演畢即心臟病發,未能觀畢全劇即要離場,然後離世。

《再世紅梅記》也是改編的。原創劇是明朝周朝俊的《紅梅記》這齣劇也是另有所本,但明顯有很大的發揮,大劇作家湯顯祖對此劇也寫過評語。據此改編而成的京劇戲曲,據知也有不少。而同在1959年冬,孟超也據《紅梅記》改編了一齣昆劇《李慧娘》,頗享盛名。後來也有據此昆劇改編成京劇《李慧娘》的。

昆劇《李慧娘》突出的是鬥爭,愛情放在一邊。唐滌生筆下的李慧娘,既剛烈,也柔情,由白雪仙演繹,真的不作第二人想。

唐的改編,不單沒有減少一男二女的愛情情節,還將二女合而為一,演成借屍還魂。原來與男角裴禹大團圓結局的盧昭容,最後病死,卻成就了李慧娘。唐改編之高超,是將昭容一角寫出另一段幽幽感人的愛情故事,難免令人唏噓。全劇於是變得更豐富。

歌詞之優美,比之唐的其他劇作,毫不稍遜,實有過之。當然,唐也有採用原劇的歌詞,再加上他自己的創作,與一貫選配得宜的廣東小曲,直聽得人神為之奪。

真得要感謝互網,要聽要看,都不難了。有興趣的,不妨到這裡。我的提議是,最好選一個空閒的下午,最少有四個小時,一段一段的聽,都是任白的。怕一時沒有畫面,可以選看一些其他人的演出片斷調劑一下。

這是真的嗎?

How to Read a Book 在總結該如何評價一本書時,提到一個簡單的問題﹕Is it true?

The question, Is it true? can be asked of anything we read.  It is applicable to every kind of writing, in one or another sense of “truth" —mathematical, scientific, philosophical, historical, and poetical.  No higher commendation can be given any work of the human mind than to praise it for the measure of truth it has achieved; by the same token, to criticize it adversely for its failure in this respect is to treat it with the seriousness that a serious work deserves.  Yet, strangely enough, in recent years, for the first time in Western history, there is a dwindling concern with this criterion of excellence.  Books win the plaudits of the critics and gain widespread popular attention almost to the extent that they flout the truth—the more outrageously they do so, the better.  Many readers, and most particularly those who review current publications, employ other standards for judging, and praising or condemning, the books they read—their novelty, their sensationalism, their seductiveness, their force, and even their power to bemuse or befuddle the mind, but not their truth, their clarity, or their power to enlighten.  They have, perhaps, been brought to this pass by the fact that so much of current writing outside the sphere of the exact sciences manifests so little concern with truth.  One might hazard the guess that if saying something that is true, in any sense of that term, were ever again to become the primary concern it should be, fewer books would be written, published, and read. (頁165)

原來,在西方,書寫得真不真,曾是用來評價好壞的最高標準。作者提到的「近幾年」,是指上世紀的40年代還是70年代呢?因為這本教人如何閱讀的書,初版於40年代,我看的版本是70年代修訂的。不管怎樣,就算以70年代來計算,也是數十年前的事。

「真不真」這個標準原來早已失效,取而代之的是有沒有吸引力,就算讀到的書沒能令人增廣知識,不能啟發人心,只要夠新奇,夠嘩眾,夠迷人,就能廣受歡迎。這種情況,不就是我們經常遇到看到的情況,尤其在互聯網日趨發達之後,更愈趨嚴重。

也難怪有人可以在印刷媒體隨意地寫,資料也不用查證,就輕率下筆,作出評論。只要寫得夠激夠過癮,發別人所沒發的風,錯也好對也好,有吸引力就是好。

此風不可長,不宜長,但也只能說一句,還可以怎樣呢?自求多福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