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Drive

一直都戴手錶。睡覺時也是。也不知多少年了。有很長的一段日子,工作都要與時間競賽,更養成分分秒秒看手錶的緊張習慣。

最近,手錶突然不動,停了好幾個小時才發覺,只因一直對著電腦,可以隨時看到時分的流走,毋須再靠手錶。習慣始終是習慣,還是忍不住拉起衣袖,看看蓋著的手錶,這就知道時間在手錶上停止了。

錶是親人送的,我也不知是自動還是要更換電池的,停了,最先想到的是用力搖搖它。果然收效,於是就認為是自動錶了。

不過,到了深夜,又停了。早上起來,又用力搖了幾下,再動了,但沒有自動錶的顫動感覺。雖調準了時間,想著大概要換電池了。也忍不住看看是不是自動錶。這就看到這個新詞﹕Eco-Drive。沒法在家中已有的英漢詞典找到解釋。但網上多的是。

中文名稱是「光動能」。原來是「見光活」。百度百科有很詳細的解釋。又學會了一樣新事物。「英語全文為Ecology- Drive,意思是推動和維護生態環境。」真是這樣解釋嗎?

這種科技用在手錶上算新嗎。都十多年了,自己也用了好幾年,但一直不知道是屬於太陽能推動的產品。更有趣的是,我在另一個介紹這種手錶的資料中,才發覺手錶原來已設定了多年的年曆,全自動。我很記得,某年我很奇怪地問人,怎麼沒有可以調校日期的鈕。別人提示我轉動24小時來跳動一天,歲歲月月,遇上少於31天的月份,心就煩。想想二月份,就知道兩根手指有多「勞累」了。

是否由那次開始,就搞亂了這個早已設定的程式,令我這枚手錶的前世今生的年月都錯失了;不想時日錯亂,就需要人手去調校,否則可能偶然會不知今夕何夕了。

先進的東西,落在我手上,竟都變成落後的了。不是「潮」人就不是潮人。沒得說。

惡搞老祖宗

現在網上很流行「惡搞」。這是一種有所本再創作而每每帶有搞笑性質的次文化。據說源於日本。無論維基百科香港網絡大典,抑或百度百科,都有相同的解說,也有各自表述的內容,當是常識一一瀏覽也無妨。

這種帶點改頭換面的第二次創作,實中國古已有之。當然,「娛樂成份」當然沒有那麼高,也可能略嫌嚴肅。

始祖是誰。莊子是也。

《莊子》一書,內容可謂千奇百怪,故事、寓言多多。既有真人,也有虛構人物。看過金庸所寫武俠小說的,大概不難明白個中真真假混雜的況味。

老子、惠子固然是莊子篇章中的人物,如這種真有其人的「名人」,似乎以孔子出現得最多。也就是說,孔子給莊子「惡搞」得最多。

孔子被圍困陳蔡兩國之間,七日沒有生火做飯。大公任前去慰問他,說﹕「你快要餓死了吧!」孔子說﹕「是的。」大公任又問﹕「你厭惡死嗎?」孔子說﹕「是的。」

大公任於是就向孔子講長生之道。

孔子被圍困於陳蔡兩國之間,七日沒生火做飯是真有其事。但大公任是子虛烏有之人。他跟孔子的對話自然也是創作的了。最「惡搞」的還是,孔子聽完之後,不但說「好極了!」竟還辭別了朋友,離開了弟子,逃到山澤之中,穿著粗陋衣服,吃橡子和栗子。走到獸群中不會驚擾獸群,走到鳥群中不會擾亂鳥的行列。還說,鳥獸都不厭惡他,何況是人呢!

孔子不戀棧富貴,會過貧困生活毫不奇怪,但如此逃入山澤之中生活,似乎有點難以想像吧。

或曰,這篇收在外篇的〈山木〉不是莊子所寫,而是偽作,不算數。那就看〈德充符〉吧。莊子在這篇創作出幾個外貌奇醜或形體殘缺不全的人,但是他們的「德」又極為充實。孔子也一次又一次登場。

這裡,孔子雖然都不全是當「醜人」,但「遇上」被砍去腳趾的叔山無趾時,還是既要當面「被窒」,背後再給惡評。

無趾當面不客氣地說﹕「我把先生看成是天地,哪知先生竟是這樣的人!」

無趾對老子則這樣說孔子﹕「這是上天加給他的處罰,哪裡可以解脱!」

孔子當然看不到這些惡搞。只不知孔門再傳弟子,例如跟莊子(約前369年—前286年)大約同時的孟子(前372年—前289年),可有看到這些惡搞故事,看到又會作何感想呢?但《孟子》七篇,都沒一言半句提及,真奇怪。

無幾何

讀《莊子.內篇.德充符》至這一句﹕

無幾何也,去寡人而行。

不期然想到廣州話的「冇幾何」。

當然,意思是完全不同的。無幾何,是沒有多久的意思。冇幾何嘛,好似我在這裡講笑話咁,不經常也,也即「沒有多少次這樣的機會」、「機會難逢」。所以,我講笑話要笑得開心點。

其實呢,「冇幾何」也可以說成「有幾何」。這樣說,多是問話或略帶感嘆時用。例如﹕

「你有幾何請我食飯!」

「咁,你又有幾何打電話搵我出見面喎?」

廣州話,有時都幾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