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莊子》,天馬行空,有時以為在看幻想小說。一篇〈大宗師〉,更有武俠小說感。我看過的武俠小說很少,主要是金庸的。

以下片斷,令你想起哪幾個場景呢?

顏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謂也?」曰:「回忘仁義矣。」曰:「可矣,猶未也。」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忘禮樂矣!」曰:「可矣,猶未也。」

他日復見,曰:「回益矣!」曰:「何謂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謂坐忘?」顏回曰:「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此謂『坐忘』。」仲尼曰:「同則無好也,化則無常也。而果其賢乎!丘也請從而後也。」

簡單地說,一個「忘」字而已。真懷疑「腦退化」就是莊子所謂的得大道、成就開心快樂的竅門?

戲如人生,還是人生如戲,這種先後,大概不會像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那麼難分辨吧。

不過,一般都愛說「人生如戲」,已反過來,戲不是模仿人生而有;彷彿人的生活,都如戲一樣,是有一個大致寫定了的劇本,人人都在扮演而已。

粵劇戲行有一個專有名詞叫「虎度門」,是演員出場的台口。有說「優秀的伶人,一出虎度門,便要忘記本我,投入角色,交自己的心,人生如戲。」

說演戲也是工作的一種,也是討生活的一種方式,不會給罵為不尊重戲行吧。其實,先不說人生本身,誰在工作時不需要忘我,全身投入呢?尤其今時今日的香港,就算沒打著「優秀」字眼,也要「投入角色」,否則難免生活無著。

就算不是那麼苦哈哈地工作,真要對得住工作本身,也不能太「置身事外」吧。弄一個麵包,不是自己吃的,總不能弄得怪模怪樣難以入口吧。快新年了,站在超級市場中替人包禮物,沒時間沒心思像自己送禮般包得美輪美奐,也得包得像樣吧。

有成語「敬業樂業」,這個「業」,當然不好太多聯想,跟佛教的「業」混在一起,超碼也要在工作上生活上,甚而做人上,都要交得出像樣的「功課」吧。

管他人生就是人生,是不是如戲,活著,根本都在演,可能有人真心也投入,有人果然在扮,離開一個場景,就再沒有了那個場景的事。不過,管他屬於哪種,成績如何,沒好好去演,就算失職了。

真有人是這樣的,喜歡演的角色,喜愛的戲,有鍾情的對手,就非要奪得不可,也不管旁人如何,總之要演,也演得落力。有時演了一半,覺得不對勁了,就說走就走,更不讓其他人接演原來的角色,甚而破壞這台戲,非與皆亡不可。這又算不算失職呢。

對,落力時落力,因為開心;說走就走,很瀟灑,因為這才能繼續保持開心。人家是人家,你當然不是為別人而活;這當然很對得起自己。人生短短數十年嘛,自顧尚且不暇,哪管得了別人的感受。

想想,戲中,真實人生中,著實多的是這種你傷害我我傷害你的劇情,有時可能不自知,更可能是故意如此。似乎誰也在演戲。看來,演的時候不投入也沒什麼,真的太投入了,真是戲,演完這齣戲就得抽離,否則自尋煩惱。

至於真實人生,可能要自求多福了。職場情場,都有虎度門,踏出去,可能就是虎口。能夠虎口得餘生,就值得慶祝了。

好一個「扣」字

最近,德國蛋和禽肉可能受二噁英污染,不少地方都紛紛擾擾,香港雖然入口的德國蛋佔的比例不多,也成為傳媒連日追蹤報道的焦點。特區政府自然要抽樣檢查是安全。但食物安全中心的新聞稿只因用了「扣檢」一詞,引來個別博客作者深表不滿。

單看題目,已激得很﹕〈扣檢?!扣你條命,查你個頭!〉。不過,說食物安全中心自創新詞,似乎未免「過譽」了。在網上搜尋一下,就知道數年來,早已有人使用這個詞。如果百度一下,看到的更多。最多還不止是兩字詞,而是與「自動」共用,這樣那樣很多東西都要「自動扣檢」似的。

查《現代漢語詞典》和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確是找不到這個詞,說是近年新創,大概離事實不遠。我猜想最先使用的是國內的媒體,香港嘛,照抄而已。

說起來,不用「扣檢」,有提議用「扣查」。其實在上述兩本常用的詞典中,也找不到「扣查」這個詞;但似乎已被廣泛使用。既然「扣查」可用,「扣檢」也不是不通或難以理解的詞,使用也無可厚非。說不定下一版的《現代漢語詞典》會收進「扣檢」這個新詞。

真的不想用「扣」,就用「抽」吧,不是有「抽查」「抽檢」「抽驗」等現成詞語嗎。後二者更顯平和中性,沒被選用,也許不夠「潮」不夠威嚴不夠力度吧。

說起「扣」,我特意查了一下詞典,倒有一個發現。說來也只顯得我孤陋而已。好一個「扣」字,原來是一種烹飪方法。扣肉扣肉,一直都不知道,這道肥肉珍珍味,是「扣」出來的。《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解釋很精簡﹕

一種烹飪方法。將主要材料處理好,依序裝入碗裡,再加上佐料或調味料等,蒸或燉至熟透,吃時再倒蓋於碗盤中。如:「梅乾扣肉」、「南乳扣肉」。

倒蓋者,就是「扣」了。要知道各式「扣肉」的詳細弄法嗎?百度百科有。忽然很想吃啊。狠狠的吃上一頓兩頓,會不會令我加磅呢。都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