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計說話實例

才剛寫了篇不再提那本統計書的蕪文,今天即看到這樣的網上新聞標題﹕

申亞民調出術    政府報喜不報憂

報道的全文也不多,乾脆都抄下來(較詳細的可參考這個)﹕

立法會周五就申辦亞運撥款投票,在這個關鍵時刻,有議員發現政府上月公布委託中大亞太研究所進行的民意調查時,只選擇性披露有利政府的資訊,只提支持者增加,而隻字不提市民對申亞仍有保留……

所以啦,我常常懷疑香港經常出現的所謂「民調」,就是因為這個了。

統計是真的做了,做得好不好,如取樣本夠不夠,有沒有偏差,已夠你疑竇叢生了。就算做的機構公信力不差,做出來的統計大致可信,利用的人或機構「出術」,只公布有利自己的部分,更夠你受了。真係死都唔知乜事。

也真難為了「統計」。幸好「統計」自己不懂說話,也是「無知」的,否則早已氣死了。

我這樣算是又抽水嗎?呵呵呵。不忙不忙。笑笑好了。

廣告

信心

《統計,讓數字說話!》(David S. Moore 著,鄭惟厚譯,天下遠見,2009年6月第2版第1刷)一書,已近尾聲了。最後一章是〈推論﹕有信心的結論〉,我讀著讀著,完全沒有信心明白。

數字更多,在我看來更繁複,公式,其實不算太難,但我已無心順著一一記住。於是,只能相信文字的敘述了。有兩節一開始即有溫馨提示﹕

(.注﹕這節內容的專門性比本書其他部分要高。)(頁333、350)

哦,原來我一直看的都不夠專門。也罷了,能對「統計」有個概念也算不錯了。

這章經常出現一個形狀很相近的圖,我總會想起《小王子》。《小王子》一開始也有近似的圖,可包著不是數字,而是一隻象呢。

只剩下十頁左右。明天吧。

這篇該是最後一篇了。

不是這個網誌的最後一篇。不用開心太早,只是關於《統計,讓數字說話!》的最後一篇而已。完結前,還是抄一小段文字﹕

這個數學事實是在說﹕小的誤差界限需要很大的樣本,因此要花很多錢。真是抱歉。(頁339)

偏惡筆觸

林行止評司徒華那篇明褒實貶「單單打打」的文章,見報之後,似乎沒有引起多大回響。這是怪現象。這可能對他的江湖地位多少有點忌憚,與其反駁,不如多寫一點歌頌的文章,以作平衡或另類聲音來抗議。要是那篇文出於其他人之手,或在《大公》、《文匯》之類報紙出現,或許早已引來不少還擊了。

我這無名小卒,就只因這是出於一向「健康」的「健筆」之手,覺得難以想像,才忍不住提出異議。我無妨再加一筆,這將是林行止筆墨生涯中的一個大污點,他死後或許才有人敢於作總評時加上這麼一個說法。

張堅庭終於忍不住在2011年1月12日《明報》作出回應,或許是第一個敢於在印刷媒體上向林行止說不的人。只抄引兩段﹕

你只要不喜歡一個人,任他如何在夾縫中艱難寸進,你也可以說他左右逢源,就算絕處逢生,你亦可說他罪有應得。

林行止先生1月4日的評論就有不喜歡一個人而評論一個政治人物的偏惡筆觸。題目「死硬的變與不變    狡獪的大異小同」就有此伏筆。

張堅庭說林行止對司徒華有「偏惡筆觸」。這也跟我所說的「非『正』之筆」相彷彿,實有失光明磊落。

重申一句,司徒華非完人,不是無可非議,但評要評得光明正大。怕在「風頭火勢」中引來圍攻,那就不如不寫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