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殆.百勝

都愛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如果一定要考據出處來源,就該依照《孫子兵法》說成「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不殆?恐怕很多人都不知所云。者,一般都解作「危」,danger,舉例時也選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這句。

百戰不危?「不危」未必就可「百勝」吧。

原文出於〈謀攻〉,說了三種情況﹕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勝一負;不知彼,不知己,每戰必敗。

「每戰必敗」,有些版本作「必殆」。據此而言,這裡的「殆」,該解作「敗」了。所以,李零譯注的《孫子譯注》(中華書局,2009年8月北京第22版)就譯作「常勝不敗」。(頁33)

不過,湖南出版社的漢英對照《孫子兵法》(1993年11月第1版)卻譯作「才可能身經百戰卻從不遭遇危機」(頁18)。這個對照本選了賈爾斯(Lionel Giles)的英。〈前言〉說賈爾斯「漢學根底深厚,他的譯文緊扣原作,並加上詳盡的注釋,堪稱上乘之作」。他將這句譯為﹕

If you know  the enemy and know yourself, you need not fear the result of a hundred battles.(頁19)

網上的「中國哲學電子化計劃」,似乎都採用他的英譯。可以參考。

說「從不遭遇危機」,跟說「常勝不敗」,用來「推銷」自己的一套,後者大概較易為人接納吧。證之《孫子》全文的語氣,以及這三種情況的對比,解作「百戰百勝」理該更合孫子原意。

詭道

我們愛說「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其實原句是「百戰不殆」。

說沒看過《孫子兵法》,倒又隨時說得出以上的話。還有什麼「攻其無備,出其不意」。甚或好像很高深很懂的樣子,說「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最上乘之類,無不出自《孫子兵法》。雖然中英對照的版本都有了,但我一直真的沒有翻看過這套短短的兵法。

說來,中學似乎都沒選過《孫子》作課文吧。因為這是兵法,還是別的原因呢。當我翻到「兵者,詭道也」這一句時,叮!就似有所悟。莫非因為《孫子》教人的,是「詭詐之道」,也即非正義之道,是蠱蠱惑惑的招式,「兒童不宜」?

好,就來看看所謂「詭道」是什麼﹕

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利而誘之,亂而取之,實而備之,強而避之,怒而撓之,卑而驕之,佚而勞之,親而離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此兵家之勝,不可先傳也。

說白一點,就是﹕

所以,能打,裝做不能打;要打,裝做不要打。要向近處,裝做要向遠處;要向遠處,裝做要向近處。敵人貪利就去引誘它;敵人混亂就攻取它。敵人充實就防備它;敵人強大就躲避它。敵人惱怒就騷擾它;敵人謙卑就使其驕傲;敵人安逸就使其疲勞;敵人內部和睦就設法離間它。進攻敵人無防備之處,出擊其意想不到之地。這是兵家得勝的訣竅,不能事先呆板規定。

說是十分蠱惑,又好像還不缺智謀。

看下去,就知孫子其實盡量用智用謀多於用兵,能少死一人就一人。我想,這才是最值得重視也最可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