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那裡掉書袋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光闌珊處。

找辛棄疾(1140—1207)的詞集,可不用眾裡尋它。然而,說是詞集,大都是選集,難得可以看個整全。所以一眼看到這本《辛棄疾詞集》(崔銘導讀,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11月第1版),目錄密麻麻的,盡是詞牌名,還分作卷一、卷二,直至卷五,再有補遺,能不即時拿在手上不放呢。

一直都不知道,原來辛棄疾一生寫了,或說他一生遺留下來的詞作,竟有六百多首。他不是病壞書生,而是真的在青年時代躍馬橫刀、馳騁沙場,立過大功,一生「也文也武」,詞作以數百計,才氣也十足。「倚馬可待」,用在他身上,真是最適合不過。

文學史上,詞的改革,首先由蘇軾開始,辛棄疾又來一次大變,故有蘇辛之稱。王國維在《人間詞話》說﹕「東坡之詞曠,稼軒之詞豪」。其他的評語,如蘇軾「詞極曠而意極平和」,辛棄疾「詞極豪雄而意極悲鬱」(清代詞評家陳廷焯語);蘇軾「以詩為詞」,辛棄疾「以文為詞」。(以上見崔銘〈導讀〉)

真是隨手翻開詞集,都可讀到令人眼前一亮的詞句。崔銘〈導讀〉更說﹕

在語言上,辛棄疾也體現出前無古人的自由與解放,徹底突破傳統詞家的用語框限,廣泛運用《論語》、《孟子》、《莊子》、《左傳》、《史記》、《漢書》等各種典籍和前人詩詞中的語匯、典故,同時兼收通俗樸拙的民間俗語,大量使用虛詞、語氣助詞和散文句式,以及對話、問答乃至呼喝等獨特語句。(頁11)

這大抵是辛詞之易讀懂,但又不像毫無內涵和味道的蒸餾水。最「有趣」的是,原來胡適在《詞選》中寫過這樣的評語﹕

(辛棄疾)是詞中第一大家。他的才氣縱橫,見解超脫,情感濃摯。……他那濃厚的情感和奔放的才氣,往往使人不覺得他在那裡掉書袋。(頁360)

一直都沒想過,竟有人用「掉書袋」來形容辛棄疾。不如抄一首絕無「掉書袋」之嫌的詞作(頁320)﹕

臨江仙

老去渾身無著處,天教只住山林。百年光景百年心。更歡須嘆息,無病也呻吟。              試向浮瓜沉李處,清風散發披襟。莫嫌淺後更頻斟。要待詩句好,須是酒杯深。

(不能不補一個附記﹕崔銘的〈導讀〉,一開始即說﹕公元1240年五月,辛棄疾(字幼安)誕生在歷城;第二段說他在1161年二十二歲時舉起抗金義旗。不敢想像這是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水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