獎.奬

我得承認,我既不能完全將每個中文字的筆順都寫對,有些字的筆劃,順手寫來,更不會一筆一劃都正規。例如草字頭的字,不會寫成兩個十字(十十),「柬」字當然不會寫成「東」字,但「蘭」字中的「柬」,我會寫成「東」字。

現在真是應了那句「執筆忘字」的話,尤其慣用打字寫文之後,忘記好些字的正確寫法,更屬常事。不過,教小學生寫字,卻是一點也不能馬虎。我已非常小心,盡量寫得慢點,讓字字清晰,筆筆可見。饒是如此,仍不時會疏忽,給學生逮住。愈低年級的學生愈會著緊這一筆一劃。

這天寫「奬勵」,已將「勵」字的草頭寫得清楚,卻冷不防給幾個學生同時提出「奬」字錯了。齊聲說下面不是「大」而是「犬」字。不無「震驚」。於是瞪大眼看清書本的寫法,果然是「犬」不是「大」。多少年來,我都將這個字的下半部分寫作「大」,也沒特別留意這個字的部首是「大」還是「犬」,只直覺該是「大」。當時沒有即時查字典,又是疏忽。

回家之後,上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找這個字,果然是「犬」不是「大」。還有,這個字的「倉頡碼」是「女戈戈大」(VIIK),少打一個「戈」是不行的(在MS WORD 倒可以,真奇怪)。然後我才再查字典。一本是《中華新字典》,另一是《辭淵》,都是「大」字部首,字的下半部分自然是「大」字了。

怎麼教科書都用了犬字的「獎」。我不肯定有多少小學教師是按此教導學生的。起碼知道我代課的學校有學生學了這個寫法。

是「大」是「犬」重要嗎?我認為還是寫回「大」字較好。也不單因為是否與部首相關。不過,根據字源,這個字是從犬的,本義是「驅使狗猛進」。如此看來,下半部分寫作「犬」也不算錯吧。

有時,也不得承認,不少中文字確實近似得令人覺得實在難。例如「卻」和「」(同「隙」),「壺」和「」(下半部分是「亞」字。《爾雅.釋宫》﹕宫中衖謂之壼。)。

偶然有這些「發現」,就算是一種樂趣好了。

廣告

對「獎.奬」的一則回應

  1. 嘻,我可以當你的小學學生--我也寫「犬」。

    題外話。
    今天翻過明報月刊,陳耀南教授在文章裡說,別要太介意人家將「罄竹難書」當成褒義用(至少不作貶義用)。(該文主旨是「最…之一」句式是否可用。)
    這個我尚未接受得來。

  2. youngsiugut﹕

    你不是已當了我的老師嗎?

    我不知陳耀南有沒有引述出處。我翻看一下典故,似乎最初確未盡是貶義。不過,一直以來都多用來形容不好的事,如果有褒義,總有點突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