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不回來

沈從文為《邊城》寫下這樣的結尾﹕

可是到了冬天,那個圮坍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那個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夢裡歌聲把靈魂輕輕浮起的年青人,還不曾回到茶峒來。

……

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也許「明天」回來!

楊憲益和戴乃迭的英譯(英漢雙語對照《邊城》,譯林出版社,2011年3月第1版,頁210)是這樣的﹕

When winter comes a new white pagoda is completed.  But the young man whose serenading in the moonlight made Emerald’s heart soar up lightly in her dreams has not come back to Chatong.

He may never come back.  Or he may come back tomorrow.

長江文藝出版社匯校本《邊城》(2009年7月第1版)在這兩段中匯校出以下五點及完成和修改日期(頁147)﹕

(1) 「可是」重校本無

(2) 「為」初刊本為「的」

(3) 「青年人」初刊本、初校本及重校本為「年青人」

(4) 「這個人」初刊本無

(5)  「明天」重刊本為「明天」(不加引號)。

結尾初刊本及初版本注有寫作日期﹕「二十三年四月十九日完成」

重校本﹕1934年4月19日完成。1940年10月4日在昆明重校改。1957年1月10日校改於北京歷史博物館,距最初動筆已23年。1981年8月13日重校於北京。

沈從文多年來不斷修改這部小說,不要少看那一字兩字一句兩句的左修右改前增後補,細味一下,還真可以體會出很多心事來。

英譯我實在無力評價,只能說喜歡有這樣一個譯本;但單在兩段文字之間漏了一行省略號,終覺有點不是味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