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邏輯

書堆放得滿室都是,幾乎坐到哪裡都可隨手拿到一本。電腦附近尤其如此。如此,就會胡亂翻書,有時一篇短文,有時一首兩首詞,或詩。

這就拿起了《邏輯學是什麼》(陳波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2010年8月第2版第3刷),翻開第一章〈所有的克里特島人都說謊嗎?——邏輯起源於理智的自我反省〉,簡單介紹邏輯學如何產生後,就以一個「說謊者悖論」開始。這是個好玩的悖論,也是個玩死人的悖論。

不是開玩笑的,科斯的斐勒塔就是因為潛心研究這個悖論而死的。我們有時拿「瘦」來開玩笑,愛說「風都吹得起」。原來斐勒塔就是因為研究這個悖論,

結果把身體也弄壞了,瘦骨嶙峋,為了防止被風刮跑,不得不在身上帶上鐵球和石塊,但最後還是因積勞成疾而一命嗚呼。為提醒後人免蹈覆轍,他的墓碑上寫道﹕

科斯的斐勒塔是我,

使我致死的是說謊者,

無數個不眠之夜造成了這個結果。

這個悖論很簡單,最先由公元前6世紀古希臘克里特島人埃匹尼德(Epimenides)所說的一句話而來﹕

所有的克里特島人都說謊。

他究竟是說了一句真話還是假話?(頁4)。或許我們都玩過不少由此而來的「文字遊戲」。真真假假,沉迷下去,就有溺斃的可能。我過往的經驗是暈得一陣陣,然後離場。真是不長進啊。

這不是我胡謅這篇網文的主因。故事還是有的。我想說的是巧合。我邊看這個悖論,邊在網絡漫遊,就看到張小嫻這篇〈說謊的理由〉,文章也沒有太多新意,但有些話還算是有啟發作用的。說巧也真巧,重溫「說謊者悖論」時,就遇上這樣一篇與此不相關似又有點關聯的文章,就如失意失戀時聽到悲歌情歌,似在為自己而寫而唱,感受渾不是旁人甚或平日沒事人的自己所能有的。

不斷說謊,可以傷害別人一陣子,卻傷害自己一輩子。

不相關,也胡亂套用一下自己的有限經驗﹕不斷玩「說謊者悖論」,可以玩弄別人一陣子,可能會傷害自己一輩子。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