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隊.插隊.打尖

2011年8月28日《明報.星期日生活》#009

別的地方不說,香港已是個人人從小就受教要排隊的城市,自動自覺排隊幾乎是理所當然的事。相對於排隊,我們有「打尖」一詞,不解作行旅途中休息或進食,而是指人不守秩序而插隊的行為,會受人側目甚或「鄙視」並責罵的。

陳惜姿談看不順眼的「打尖」情況時,雖然也認為多出於香港與大陸生活習慣不同,卻仍免不了用「基因」的「變異」來看差異,不能不說是憤慨之言。試看這兩段話﹕

在不斷被打尖的當兒,我甚至開始想到中華民族悲慘的歷史。人的基因都有記憶的,中國人究竟經歷了幾多戰禍與政治運動,才落得今天不顧他人,先顧自己的難民心態?所謂的教養,到底要多長久的優裕才建立得到?

香港人也是從內地來的,我其實在他們身上看到自己的上一代。香港人畢竟學曉了排隊,相信他們將來也可以的。

陳的話唏噓中不無盼望,盼望來自「教養」。不過,當我百度一下之後,不能不套用一句話﹕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如先抄「排隊」的釋義﹕

是一個跟一個列隊從事一些活動。 人類社會中,有稱排隊為文明的表現。 在不同的社會中,有一定的文化差異。 相對於排隊,稱為爭先恐後。 排隊是有限資源的分配方法之一,「先到先得」相對於「價高者得」或者「親疏有别」、「私相授受」走後門等。

看,「有稱排隊為文明的表現」的「有稱」;「不同的社會中,有一定的文化差異」的「文化差異」,真是可圈可點。再來將「先到先得」和「價高者得」兩個概念混為一談,可見大陸一直以來的「教育」,與香港有多大的不同。我們或會說,中間已出了些問題。怪不得「普世價值」難以「普世」。香港說是要成為什麼什麼國際城市,其實早已背靠大陸,早已跟世界接了的軌,要改變,改為與大陸接軌,得好好成為中國城市之一不可。

不想再寫「插隊」的解釋了;還有興趣看看其中的故事,就點擊進去慢慢細看吧。我雖沒經歷過大陸上世紀五六七十年代的「插隊」生活,也讀過一點點歷史一些些敘述一篇篇小說,倒還知道,那些年代,插隊都是被迫的,幾乎人人聞插隊而變色。到了今天,都是「故」事了。都說,何必思苦,往前看才是正經。於是,插隊不用下鄉,隨時變成自動自發的行動,要用心用力為之,否則會被視為傻瓜蠢蛋。

插隊宣傳畫。圖片來源﹕http://baike.baidu.com/view/161313.htm

廣告

21 thoughts on “排隊.插隊.打尖

  1. 這句的意思﹐只是說「先到先得」﹑「價高者得」﹑「親疏有别」、「私相授受」都是一種有限資源的分配方法。
    又﹐如主張結果平等﹐或均分主義才是最文明的話﹐排隊確實不甚文明。

  2. 用「淪陷」來形容今日的海洋公園實在不算過份,因為「排隊」已成如煙往事。事實上,那裏已經不再是香港市民的樂土。曾幾何時,公園確是一家大小老幼歡叙暢遊拍照留念的好地方。
    不過,去年在上海世博所見,才嘆為觀止。
    不嫌拾人牙慧,引文作者的那番感受,小弟七年前在張定界排隊乘吊車時剛好也曾出現,而且跟作者的是完全一樣!
    只看表象,已有感慨,再想深層,實在悲從中來!

  3. 文少﹕

    排隊固然是先到先得,但與價高者得拉扯上關係,就有點說不過去。其實,「先到」何嘗不是個「價」呢,在付上以時間為價的場合,有人用插隊的方式來強行佔優,就是不合理的。用經濟學什麼的來解釋,只是文過飾非。

    敬文﹕

    如果沒有一個相同的觀念,也即打尖是不合理的行為,就妄想令這些人改變。這種情況,大概不止大陸如此,只是大陸最為明顯和普遍。如果不上網查看,也不知這已是一種很普遍的社會意識形態,似乎有人認為毋須改變,這才令人感慨。

  4. 啊…似乎你沒看清楚那句說話
    原話是﹕「先到先得」相對於「價高者得」或者「親疏有别」、「私相授受」走後門等。
    原話中的「相對於」﹐便有著排隊是屬於「先到先得」﹐而非「價高者得」或其他資源分配方式的含意。
    當然﹐如果你將「價高者得」的「價」﹐解作「代價」而非「價格」的話﹐排隊又確實是「價高者得」的﹐因為正如你所說﹐時間屬於機會成本。
    又﹐如果依此推論﹐插隊也可以說成「價高者得」的概念﹐只不過插隊所隱含著的代價﹐是可能需要動用武力來解決而已。
    我們又不能夠否認﹐武力是分配或略奪社會資源的一種方式﹐所以社會才會透過確立他律﹐即法律﹐來防止普羅大眾使用武力略奪社會資源。
    最後﹐排隊確實是一種社會資源分配方式﹐又確實是一種經濟學概念。

  5. 文少:

    我們的理解似乎沒有分別,可能只是解說的方式有異,或是我解釋得太簡單。

    另外,某意義上說,時間就是金錢,排隊要付出時間,代價就是時間,也即金錢,所以,這個價何嘗不是價格的價呢?

  6. 我的意思是﹐排隊在經濟學上﹐屬於「先到先得」﹐而非「價高者得」﹐百度那邊的意思也是一樣。
    至於你說的時間就是金錢﹐就是我指的「機會成本」﹐即我們日常常說的代價。
    不過﹐經濟學上談的「價高者得」﹐其「價」字是指價格(price)﹐不是指代價(cost)﹐價格和代價是兩個概念。

  7. 文少﹕

    你的意思我明白。

    不過,到得愈早,付出的時間愈多,某種意義來說,就是付出的錢(時間即金錢)愈多了。所以,有時「代價」跟價錢或價格是分不開的吧。可能經濟學不會這樣含糊界定。

  8. 嗯﹐不如這樣說﹐「先到先得」不一定就要排隊的﹐這往往由供求和供應方式而定。
    排隊﹐通常只會出現在求過於供﹐而且供應點不多的情況下出現。
    當供應量大﹐供應點多﹐多得可滿足需求的話﹐即找著經濟學上的經濟均衡點﹐排隊的情況﹐便不會出現
    因此﹐「先到先得」﹐如不用排隊的話﹐先來者和後來者﹐代價有可能是一樣的。
    一個比較易理解的例子﹐是免費報紙

  9. 文少﹕

    你用「不一定」、「通常」真是可圈可點。

    不如回到最簡單的日常生活中去,排隊上車就是很好的例子。你看過十多人一擁而衝向小巴,結果半分鐘仍未有一人可以上車的情形嗎?你又試過五時等車時只有你一個人,到六時半已來了十部空車,六時廿八分來的人都上了車走了,你仍在等嗎?

    你在港鐵站外看到人排隊拿免費報紙嗎?

  10. 我是說得很清楚的﹐先到先得方式會否排隊﹐是以市場供求和供應方式決定。
    以你說的小巴的例子﹐便很好。同樣的收費﹐班次多寡﹑是否繁忙時間﹐便決定了消費者需否排隊。
    當中班次多寡﹐屬供應方式﹐是否繁忙時間﹐屬供求改變。
    因此﹐先到先得要排隊﹐屬額外代價﹐群眾不一定需要支付﹐而是由市場供求和供應方式決定。
    在市場中甚至有一種經營手法﹐利用不便的供應方式﹐逼使群眾排隊﹐從而製造供不應求假象﹐來誤導消費者對該產品的市場判斷﹐以達到宣傳的功能。

  11. 文少﹕

    有趣有趣。原來真是「文化」問題。

    試換一個例子。搭電梯。一次只能載10 人,你是第一個等的人,然後一個一個增多,電梯到了,來了11人,結果你沒能走進電梯。下一轉亦如是,也即你仍是沒能走進去。你認為如何呢?

  12. 似乎不是文化問題﹐而是大家在講兩樣東西
    我是在說﹐先到先得不一定要排隊﹐指出排隊與供求之間的關係
    你則似乎是在談論排隊作為一種社會秩序的功能。
    而我們兩個人說的東西﹐是不抵觸的。

  13. 其實也不是甚麼複雜的東西﹐只是很簡單的生意經﹑經濟原理
    例如你搭地鐵﹐你自然會發現繁忙時間﹐班次較多﹔非繁忙時間﹐班次較少﹐不同站上落客的人數﹐也有不同。
    坐地鐵﹐剛開車有位坐﹐走到中段便爆滿﹐走到尾客又走得七七八八﹐又有位坐。
    同樣是先到先得﹐你住柴灣搭柴灣線﹐有位坐純粹是因為你住柴灣﹐跟所謂的機會成本﹐基本上沾不上邊。
    這就是我所說﹐先到先得未必要排隊﹐很可能純粹是因利乘便。

  14. 主要是排隊這話題﹐其實有東西可以談。
    我認為﹐香港人習慣排隊﹐一方面代表了公民教育的成功﹐另一面反映港人習慣逆來順受﹐甚少反思排隊的必要性。
    是的﹐排隊是一個有秩序的資源分配之法﹐但有時候﹐排隊也反映了供應方安排不周的。當然﹐交通工具如地鐵﹑巴士等﹐或隧道塞車﹐可能是因為吞吐量已達飽和水平。(說飽和已好聽了﹐其實是不勝負荷)

  15. 其實道理很簡單:這更多是城鄉生活習慣不同的緣故。

    中國過去是農業國。在農村,生活簡單隨意,根本沒城市那麼多規矩。農村衛生條件簡陋,因而隨地便溺,以前用茅坑更沒有便後沖水的習慣。鄰里鄉親,低頭不見抬頭見,更無所謂排隊插隊的問題。

    現在中國正在城市化進程,甚至農村生活條件也開始改善了,我好幾個農村親戚都把廁所由以前的茅坑改成了搪瓷便池,用井水沖洗。我不相信他們有了沖廁所的習慣,將來去香港旅遊方便後會忘記從廁所。

  16. 碧潭﹕

    習慣,也可以是「道理」之一。但習慣有「好」有「壞」,如果在某種文化中已成共識的「壞」習慣,就有必要修正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