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亂思索

李天命的文字是否無懈可擊?我不敢肯定,但我讀過的,都擊無可擊。有人找他的碴,該是有趣的事,我樂意細讀。可惜,往往在讀後失笑的多。

這一篇亦復如是。文章在這個網誌算是罕有的長,我不一一提出我認為有問題之處,只就一點來看這名作者有多自以為是,卻原來連文章也沒讀懂。我只錄下他引述李天命的那段序文,以及他的一個批評,再簡述自己的看法,足見其讀文章之粗疏及理解力之薄弱。

李天命被引述的原文﹕

「教育家的理想在於啟發人的思考,野心家的夢想是要取代人的思考。愚人只知接受思想的灌輸,智者則重視掌握思維的方法。胡亂思索問題,彷彿用蛛網去捕捉風的顏貌一樣,終是毫無所得的。正確的思維方法,就像荒夜裏的一盞風燈。提著自己的風燈,照亮未知的旅途,這就叫做獨立思考。」

網誌評論的其中一點﹕

先談文中的兩個比喻。將「胡亂思索問題」比作「用蛛網去捕捉風的顏貌」,主要是指那會「毫無所得」;風,本來就是捕捉不到的,所以有「捕風捉影」這個成語,以「用蛛網去捕捉風」為喻,可以用來表達那是加倍的徒勞。可是,「用蛛網去捕捉風的顏貌」就不通了,風是沒有顏貌的;如果說這是個比喻中的比喻,那麼「顏貌」在這裏比喻風的甚麼呢?不清楚。此外,說用網去捕捉顏貌也是不通的;你可以用文字、繪畫、說話、眼神、或記憶去捕捉某人或某東西的顏貌,就是不可以用網,不管是魚網、蛛網、還是天羅地網。

李天命說,「胡亂思索問題,彷彿用蛛網去捕捉風的顏貌一樣,終是毫無所得的。」蛛網固然無法捕捉風,這個不用多說;還要是風的顏貌,更「不通了」。是,風有顏貌的嗎?「風是沒有顏貌的」,這名網主果然聰明兼心水清,「你可以用文字、繪畫、說話、眼神、或記憶去捕捉某人或某東西的顏貌,就是不可以用網」,他以為想到李天命沒想到的錯漏。

對,這就是胡亂思索問題了。

(再找我的碴不難,大可不用多花心思再另「作」一段自以為是的「暗箭」文字了。)

對「胡亂思索」的一則回應

  1. 嘻﹐你漏了這點
    如果說這是個比喻中的比喻,那麼「顏貌」在這裏比喻風的甚麼呢?不清楚。

    好像這句才是重點。
    不過我也覺得蠻有趣的﹐我以為他會說李天命這段話又甚麼思想上的問題﹐但他卻走去找有語病的句子(汗)

    單談句子﹐我也覺得用「用蛛網去捕捉風」來比喻「胡亂思索問題」﹐已經足夠。
    這個「顏貌」﹐是多餘的比喻。

    又﹐我也在他那邊找李天命的碴﹐還望你會失笑得更開心(爆)

  2. 文少﹕

    用蛛網捕風已不可能,更何況還要捕捉風的顏貌;正因為風是沒有顏沒有貌的,你卻用蛛網去捕捉,就是借此要你知道,這是徒勞之事,不過是胡思亂索問題。

    其實這層意思,清楚明白,很奇怪自命想考縝密的人也會讀不出來。

    至於你的「找碴」,大可看看李天命幾本書,不難釋疑。

  3. 他的意思我當然明白﹐我覺得多餘﹐法主要是從修辭方面來看的
    簡單來說﹐中文有現成的捕風捉影成語﹐直接用作比喻即可。
    寫成用蛛網捕風﹐本身已很無謂﹐除非李天命學識差到連補風捉影這成語也不懂
    再還要再加容貌﹐更則有架床疊屋之感。
    至於胡思亂索會否一定徒勞無功﹐這也是值得質疑的。一套思考方法的誕生﹐正如世上所有發明一樣﹐不可能是自有永有的﹐必定經過歷代先人無數次的胡思亂索﹐不斷嘗試和碰壁才會誕生。
    你可以說從前人經驗得來的思考方法﹐會是一條思考捷徑﹐避免和減少碰壁之機會。然而﹐胡思亂索未必一定是徒勞無功的。甚至我可以說﹐即使掌握了一套前人經驗之談﹐也應該嘗試反其道而行﹐或另覓新途﹐才有突破舊框架和尋找新發現之可能。
    否則﹐這只會是墨守成規﹐亦違背所謂批判思考之原意。

    至於你叫我看李天命的書﹐我想大可不必。因為我一向覺得﹐所謂思考方法的最高境界﹐是以無法為有法。教授思考方法﹑邏輯思維之類的書越多﹐受所知障制肘亦會越多﹐也會因為自以為識得很多的世間智﹐而形成業障(又談佛偈了﹐笑)

    若談批判思考﹐批判精神遠比所謂方法有意義。一個心有懷疑精神的人﹐即使沒有方法不斷碰壁﹐也不會人云亦云。一個受所知障迷惑之人﹐即使學了一套所謂正確的考方法﹐也只會成為一套思想規範﹐使人無明。

  4. 文少﹕

    形容人美麗當然可以套用「美麗如花」之類;但要「不落俗套」,也可用一些別人沒用過而又易明的比喻。你可以不喜歡,認為多餘,還是套用舊有的好。沒問題的,我這個懶人也經常這樣做。但我樂於看到別人的「創意」。

    至於看不看某人的書,更是自主的事。據說有些人是不知有乘數表這回事的,同樣可以用心算做乘數;學了乘數表也不壞。

    至於佛教,據知也是很著重思考方法的。而且佛經也很多,「道理」也很繁複,單是一些「詞語」已常令我頭昏腦脹。

    以上是泛泛之談,都沒你說得深刻。你當胡扯好了。

  5. 坦白講﹐李天命這篇文只是隨筆﹐寫得也很隨意﹐要抽秤的話漏洞很多﹐用他們那套語理分析﹐更多。
    單是第一句野心家教育家那段﹐已是被評論對象的定義不清﹐沒嚴謹論據情況下的妄加定論。
    當然﹐我也不諱言的說過很多次﹐我對所謂語理分析很感冒﹐總覺得這樣抽秤甚麼語病語害﹐沒啥實質意義。
    至於那比喻有否創意﹐真是各花入各眼﹐不過既然有現成成語卻不用﹐那比喻便應該談一些現成成語涵蓋不了的內容﹐若非如此﹐那種修辭手法便是多餘。
    尤其是對一個愛玩語理分析的人﹐言簡意該是第一守則﹐最忌是又長又累贅兼語焉不詳的比喻。因此﹐普通人這樣做未必多餘﹐可能是學識所限﹐但出自一個大學學者之手﹐必定多餘﹐而這評價並非因人廢言。

    至於看不看書的問題﹐重點還是在於看書的態度。我有一個壞習慣﹐便是用反智的態度去看任何書籍﹐這兒的反智是本來的意思﹐不是現代慣用的那個潮語定義。
    世間有些事物是很弔詭的﹐你要得到智慧﹐你必須先反智﹐即是說你用存疑的態度﹐去接收世上所有資訊和知識﹐不斷嘗試去推翻它﹐不管你用甚麼思考方法﹐不死限於用一套思考方法﹐甚至可以用詭辯的方式。
    若這些論述真是有道理﹐你自然可從嘗試否定和推翻它的過程中﹐反證出這個論述本身的合理性。相反﹐沒道理的東西自然會被推翻﹐或露出這論述誕生背後的真實意圖。

  6. 文少﹕

    關於那篇文,我已無話再補充。

    至於你說的一套,其實最終目的,就是用來看事物合不合理。所謂思考方法,簡單地說,也是這麼一回事。

  7. 探討的話題源於此文﹐但我們似乎已在談更深入的話題了(笑)
    我想說﹐學習和思考的態度跟思考方法﹐始終是兩回事﹐目的當然是一樣的﹐但手法明顯截然不同。
    我一直強調以無法為有法﹐其實是不死守一套方法﹐或先學一套法再另創一法。
    而在一套方法上尋找突破的過程中﹐必須經過胡思亂索的階段。
    我甚至可以說﹐胡思亂索是創新和突破的前提。
    死守一套自稱正確的思維模式和思考方法﹐突破根本無從談起。
    因為在一套新事物和思維誕生出現之前﹐他在舊有思想範式和框架中﹐必定被視作「胡思亂索」。正如在地平說大行其道的中世紀﹐提出地圓這個假說﹐不只被視作瘋言瘋語﹐甚至大逆不道。

  8. 文少﹕

    很難在簡短的留言中跟你談這個問題。況且我也不是思考縝密的人,稍為複雜的問題我也想不通搞不明。

    所謂李天命的思考方法(有的話),其實不是他的創見,他自己就說過,不過是將邏輯上的一些基本理論抽出來以例子詳述。所以有人說,其實也不外如是,淺顯之極。如果你略看一下,可能也會說,這些我全都知道全都懂,而且經常運用。

    有些方法,確是有人未正式學過邏輯學呀思考方法呀,都可運用自如。

  9. 引用通告: 風不可捕?風可有顏貌?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