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本對照字典

要不是過路人在〈夢見簡體字〉的留言中提到,「為了確立權威,也為了表明簡化有據,大陸也曾搜羅簡體字源。可參考李樂毅:《簡化字源》,北京:華語教学出版社(1996年版)」,我也不會在書店翻看這本字典。這一翻,就足見以上的話不虛,自然買了下來。

《簡化字繁體字對照字典》,上海辭書出版社,2007年6月1 版,2011年10月15刷。人民幣15元,港幣24元。出版說明中提到原由漢語大詞典出版社出版,這是修訂本。字典的「特色」是,「著重介紹了簡化字的部首、字形結構、構字方法、簡化方法,根據古代文獻介紹某些簡化字或簡化方法在漢字變遷史上的歷史依據。此外還對這些字的形音義諸方面作了辨析。」

兩名作者寫有〈前言〉,也不忘提到,「簡化字的確定遵循了『約定俗成』的原則,大都具有久遠的歷史基礎和廣泛的群眾基礎。」更說,「劉復、李家瑞合編的《宋元以來俗字譜》(一九三0年初版,下簡稱《俗字譜》),共收集了宋元明清十二種坊間刻本,諸書使用的簡體字達六千多個,其中有三百多個字跟《簡化字總表》相同,本字典在說明簡化字的來歷時充分利用了這部資料。」

前言不但列出引用的歷代字書、韻書和上面提到的十二種刊本,還有其他刻本和資料。一句話,就是「有根有據」。

〈前言〉最堪玩味的一句話是「本字典……主要特色反映在說解裡。」先不說歷代沿用的簡體字,竟然比《漢字簡化方案》公布的還要多,卻一直只間雜在繁體字中,沒有一舉而取代繁體字,似乎是因為沒有得到當權者的「祝福」。其實也可反證出,有如大陸這種強行立法完全取締繁體字的做法,其實問題多多。有什麼問題?翻看一下這本字典的〈說解〉,就不難明白了。

我試上載了幾頁的幾個字,無妨細讀一下,就知道完全以簡代繁,容易引起混淆,更是笑話無窮。這些混淆和笑話,我們日常都不時遇到,能夠如此有系統地羅列出來,可謂一大功德。

卜代蔔,但「卜」仍有無可取代的廣泛用法,「萝卜的卜不單獨使用,不會跟占卜的卜相混。」不是笑話是什麼。

兒要簡化為儿,但作姓氏用時,要讀Ní,「不能簡化為儿。」百度一下,要鍵入「兒」字找「兒姓」也難。

几、幾二字,更不用多說了。「几乎?」「非也。是桌。」沒上文下理,真要暈得一陣陣。

再看「淀」看「惊」,真要喝點「定驚茶」,才好再看下去。

或曰,弄混都只是過慮之事。真的如此,也不用處處提點﹕小心混淆。

〈前言〉說﹕「《漢字簡化方案》公布迄今,已有三十八個年頭,在文化教育方面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效應,是非功過,自有公論,無須我們在這裡多加評論。」翻閱這本字典,字裡行間,微言大義,大概也可作一些論說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