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的「蠍子與烏龜」比喻

林行止日前寫〈順利過渡寫上句號   從今而後逐步華化〉,開始即重提他一篇舊文的比喻﹕

回歸快十五年了,出於大部分港人的意外,香港的「核心價值」仍得以保持,果真一切不變;所以如此,用筆者近三十年前的比喻,那是蠍子並沒有「死性不改」不惜「與汝偕亡」螫背牠過河的烏龜(八四年一月十三日)有以致之。

他對那篇舊文的比喻似乎「情有獨鍾」,之後一提再提。我起碼找到這兩篇﹕〈多說無為不管用行動實際卻遭殃〉〈烏龜蠍子平安過河? 〉

不想談他的觀點,只說他的「得意之作」——蠍子與烏龜的比喻。我沒讀過他那篇寫於1984年的原文,不知道他有否提到那個寓言其實有所本。據我所知,故事出自《伊索寓言》,有兩個版本,意念與林行止的並無二致,只是林將被蠍子所螫的動物改為烏龜。先將林的版本錄下﹕

蠍子要過河,苦於不通水性,在岸邊逡巡;忽然見到烏龜在水濱休息,遂上前對烏龜說情,希望烏龜能背牠到對岸去。

烏 龜一見蠍子,早已魂飛魄散,遑論要背牠渡河,當下自然婉轉推辭;蝎子不僅其毒無比,而且聰明透頂,烏龜的反應早在其預料中,因此不慌不忙地請烏龜不必害怕,因為如果蠍子螫烏龜一下,後者固然會葬身河底,前者不擅泳,亦會同歸於盡。蠍子耐心地分析這種利害形勢後,對烏龜真摰地說:『龜兄,你想我會做這種害 人害己的蠢事嗎?』烏龜一想,對啊,蠍子為了本身利益,一定會破例不下毒手的。於是決定做一次「善事」。

烏龜背蠍子過河,最初相安無事,和平共處;可是,不一會,烏龜尾部突然感到一陣劇痛,接著暈頭轉向,知道被蠍子螫了一下,已中劇毒,生命危在旦夕,但牠不明 白蠍子為何不顧本身安危,因為牠們正處河心急流,龜死蠍亡,對誰都沒有好處,於是牠要從蠍子口中知道真相,不然死不瞑目,哪知毒蠍的回答出人意外,牠說: 「龜兄龜兄,難道我不知螫你一下我們就會一同葬身河底嗎?可是,這是我們蠍子的習慣,要改亦改不來啊!」……

再採下英漢對照插圖本《全本伊索寓言》(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3年 1月1版,2004年3月2刷)的兩個故事原型,以作對照。(想想原作為何選用青蛙和飄蟲兩種較易被螫的動物,而不是有硬殼的烏龜,也是有趣的問題。)

學術上,如此改動別人的創作已是大忌,如果不標明出處,更難免有「剽竊」 (plagiarism)之嫌。網上尋搜,最常見的是林行止這個烏龜版本,真希望他首篇文章引用這個寓言時提過伊索,否則如何辯說,都是廢話。

【 《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第四版﹕plagiarize: take (sb else’s ideas, words, etc) and use them as if they were one’s own 剽竊,抄襲(他人的意念、言詞等)。】

廣告

One thought on “林行止的「蠍子與烏龜」比喻

  1. 引用通告: 本能.本性.難移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