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問問,問……

《長生殿》第十九齣〈絮閤〉,楊憲益、戴乃迭合譯的版本(外文出版社,2001年8月1版1刷)作〈絮閣〉,譯作 A Visit to the Pavilion。閤、閣雖可通用,但我仍認為用「閤」為宜;但簡化字本作「合」,該是錯字。這個先不說。

這齣很像「踢竇」戲。楊玉環因唐明皇重新寵幸梅妃,心有不忿,將梅妃當成第三者,於是到翠華西閤問罪。也不知她的醋意究是為權為寵多於為愛。試看她在第十久齣〈夜怨〉的表白﹕

奴家楊玉環,久邀聖眷,愛結君心。叵耐梅精江采蘋,意不相下。恰好觸忤聖上,將他遷置樓東。但恐采蘋巧計回天,皇上舊情未斷,因此常自隄防。唉,江采蘋,江采蘋,非是我容你不得,只怕我容了你,你就容不得我也!

可謂彼此彼此。帝王有理也說不清。真難為了唐明皇。

〈絮閤〉最引人之處,還是楊玉環的「文字遊戲」。試錄下﹕

問、問、問、問華萼嬌,

怕、怕、怕、怕不似樓東花更好。

有、有、有、有梅枝兒曾佔先春,

又、又、又、又何用綠楊牽繞。

(生)寡人一點真心,難道妃子還不曉得!

(旦)請、請、請、請真心向故交,

免、免、免、免人怨為妾情薄。

(跪科)妾有下情,望陛下俯聽。(生扶科)妃子有話,可起來說。(旦泣科)妾自知無狀,謬竊寵恩。若不早自引退,誠恐謠諑日加,禍生不測。有累君德鮮終,益增罪戾。今幸天眷猶存,望賜斥放。陛下善視他人,勿以妾為念也。

(泣拜科)拜、拜、拜、拜辭了往日君恩天樣高。

(出釵、盒科)這釵、盒是陛下定情時所賜,今日將來交還陛下。

把、把、把、把深情密意從頭繳。

(生)這是怎麼說?

(旦)省、省、省、省可自承舊賜,福難消。

可謂句句咄咄逼人。如果由我來標點,第四個疊字前一定不用頓號「、」,之前三個用不用標點也無不可。如「省省省,省可自承舊,福難消。」氣勢更盛。

再看楊戴英譯,這種文字「意趣」似乎都不見了。可見譯事真難;或許所謂東西大不同,由此也可見一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