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質文字舉隅

2012年6月29日《頭條日報》有一篇策略公關顧問文章〈僭建門危機    公關拆解術〉,讀後傻了好一陣。報紙雖是免費的,但也不該讓如此不知所謂的中文「獻世」。讀6月30日《明報》A20版〈CY 前親信倒戈〉一文,始知作者原來是梁振英的前助理。淵源與內容不想多談,只就文字來說,該文實為拙劣文字的最好例證。

先不說首段的「橫蠻霸道」「專橫霸道」,看似將「橫行蠻道」「橫蠻無理」等來個變化,其實已見作者對詞語的組成和意義不甚明瞭,使用得跡近堆砌。要修理這種「文章」,不如重寫。試以最後兩段甚為明顯的「東西」點出來,即不難明白其文字帶來的危機,實不比公關危機為小。

「例如若家中有僭建就不會邀請新聞界」,邀請新聞界做什麼呢,沒有上文可承下文可理,接著來一句「到了周末」,真是撲朔迷離。這難道就是所謂的「公關」,要製造語意不清,讓人猜度?

這可能解釋為何CY 後來從『死不認錯』的死硬立場,退下來默作承認責任(我對自己好失望)」,說是寫得「像霧又像花」,已給足面子,其實是不知所云。

「但筆者截止執筆今天(周三)」,除了「但筆者」三字尚可讓人知道是什麼意思,其餘的二字或四字詞各自分開都有意思,作了如此組合,就完全看不出有何相關,要表達些什麼。

「公關畢竟始終有其局限」,這句最足以看出作者根本不知所用詞語的本意,只是一味堆砌,但求湊足字數交貨了事似的。

「不可能長期在劣質東西的表面貼上永久金箔,將其變成優質的物件,俗語謂『紙包不住火』,而表層金箔終有脫落的一天」,看似很有道理,實質用詞不恰當,造成文意混亂,有道理都變成不知是什麼道理了。好好好,就解釋一下吧。道理是,就算貼上金箔,劣質東西也不可能變成優質物件,可以說得過去。但何謂永久金箔,難道這就是「公關文字」?「而表層金箔終有脫落的一天」一出,就什麼底都露了。不說有沒有永久金箔,如果金箔不脫落,即可以將劣質化(妝)為優質,只要每見脫落就如補妝一樣再添補上去即行了。真是多一句不如少一句。

大家終究是要把真相弄清楚,這才可釋取大家的疑惑」,大家啊大家,現在大家對這些「拆解術」的文字弄清楚了沒有,大家的疑惑可有釋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