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榜首,咪玩啦

2012年7月7日《明報》A11

看到這則新聞的標題時,禁不住「會心微笑」。也不用細看內容,就知道是什麼回事。

數月來,香港雖然沒有天災,卻是人禍不絕似的,怨氣沖天,莫說是「最宜」,似乎連可不可以居住下去都成問題。由去年評審 140 個城市排名第 31,忽然變成雖然只有 70個城市而居榜首,成為所謂「全球最宜居城市」,炎炎夏日,不知算是清涼劑,還是個「黑色幽默」。當作「沖喜」,倒也無不可。

不能不想起很多年前,自己的中學時代,前三年的排名都在15名甚而20名之後,到了中四,忽然排在10 名之內,更剛好打入可拿獎學金之列。高興自是高興,但看看成績,其實沒有明顯「進步」,總分上落不大大,分別只在於,不少總分比我高的同學,由這一年起,走不進排名榜中,變成沒有名次可言。

無非因為改了制度,只要有一科的平均分不及格,就算各科分數甚高,也落得再無名次的境況。就算我沒有忽然成為「既得利益者」,對新制評價如何,有心說不,也同樣只會默然接受。

什麼準則最好,一個準則是否永不能改變,就算全球「公投」,也總有「缺點」,更何況這個玩意由評選機構自訂,接不接受由你。可能又要拿那句話來解嘲或解頤﹕認真你就輸。

廣告

味同嚼蠟?

《儒林外史》也是以一首詞開始說故事。

人生南北多歧路,將相神仙,也要凡人做;百代興亡朝復暮,江風吹倒前朝樹。       功名富貴無憑據,費盡心情,總把流光誤。濁酒三杯沈醉去,水流花謝知何處?

「費盡心情,總把時光誤」,想想前些時候的所謂特首「爭奪戰」,不知唐英年可有嘗出這種況味。

吳敬梓接著如此興嘆﹕

這一首詞,也是個老生常談。不過說﹕人生富貴功名,是身外之物;但世人一見了功名,便捨著性命去求他,及至到手,味同嚼蠟。自古及今,那一個是看得破的?

看得破看不破,大概真如吳敬梓所說;但是功名到手之後,說「味同嚼蠟」,大有商榷餘地。今時今日的梁振英,早已焦頭爛額,笑不是,哭不得;沒有新上任的所謂「蜜」月期,該是肯定的了。然而,味同嚼蠟,相信未必。只望他不是在忽上之後落得速下之餘,令香港人陪著他喝苦酒。

「濁酒三杯沈醉去」,沒問題,也算易事;醒來,但覺「水流花謝知何處」,那滋味就真的不好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