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處

香港在風風雨雨中,似乎不宜久留,卻忽然成為全球最宜居城市,很有點反諷味道。不過,倒想起「此心安處是吾鄉」的意境來。

原句出自蘇東坡的《定風波》,道出此語的,不是蘇東坡,而是一名歌兒。先將詞序和詞錄下﹕

定風波

王定國歌兒曰柔奴,姓宇文氏,眉目娟麗,善應對,家世住京師。定國南遷歸,余問柔:「廣南風土,應是不好?」柔對曰:「此心安處,便是吾鄉。」因為綴詞云﹕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自作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龍榆生編選的《唐宋名家詞選》,輯注有云﹕「王鞏字定國,文正公旦之孫,懿敏公素之子。從東坡學為文。東坡下御史獄,而定國亦坐累,貶賓州監酒稅,凡三年,亦幾死,而無幽憂憤歎之意。」

有這樣一個人,才得此小妾,還是得有此風雨不離的小妾,才能被貶三年幾死後,仍可「無幽憂憤歎之意」,實在難說。不過,歌女固然有才有貌,更需有情有意有心,否則如何說得出做得到「此心安處是吾鄉」。

曾幾何時,跟人戲言,移民之舉,該與我無關,真要移居,或可考慮大陸。那時的大陸,詩詞中的「瓊樓玉宇」還不少,就難得見到簇新的「石屎森林」,未必人人都可不卑不亢,但大國崛起的焰氣似乎沒有,實在不難找到「可以居」之處。現在嘛,還是老死香港算了。

不要比較不想比較了,也不要說什麼「到處楊梅一樣花」,香港依然令我「心安」可居就是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