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

讀歷史,事件固然重要,其實更不能忽視時間。時代是其一,長短是其一。

我不時說,所謂見證歷史,最不易看破的是時間問題。眼前事,等了一年,又一年;十年,又十年。幾十年說易說難,就如此這般過去了,結果,往往不見眉目,能不磨人。這些,放在歷史長河中,有時只是三兩頁篇幅就交代過去,讀的時候,可能還會覺得太長,實毋須如此詳述細。

當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兒》,寫至第陸部,取名〈日暮西山〉(中國海關出版社,2010年4月2版,12月5刷),未讀已足令人唏噓,有時未及半章,即要掩卷。到了魏忠賢,明知故事大略,仍難減髮指程度。奸臣是怎樣煉成的,有時真有時間何其漫長發展何等緩慢之感,怎麼總未見到他的「死期」。以下片段,最能道出「時間」這因素在人生在歷史長河中的「地位」。

在寫奏疏之前,為保證一擊必中,楊漣曾跟東林黨的幾位重要人物,如趙南星、左光斗通過氣,但有一個人,他沒有通知,這個人是葉向高。

自始至終,葉向高都是東林黨的盟友,且身居首輔,是壓制魏忠賢的最後力量,但楊先生就是不告訴他,偏不買他的賬。

因為葉向高曾不止一次對楊漣表達過如下觀點﹕

對付魏忠賢,是不能硬來的。

葉向高認為,魏忠賢根基深厚,身居高位,且內有奶媽(客氏),外有特務(東廠),以東林黨目前的力量,是無法扳倒的。

魏忠賢再強大,也不過是個太監,他手下的那幫人,無非是烏合之眾。只要能夠集中力量,擊倒魏忠賢,就能將閹黨這幫人渣一網打盡,維持社會秩序、世界和平。

更何況,自古以來,邪不勝正。

邪惡是必定失敗的,基於這一基本判斷,楊漣相信,自己是正確的,魏忠賢終究會被摧毀。

歷史已經無數次證明,邪不勝正是靠譜的,但楊漣不明白,這個命題有個前提條件——時間。

其實在大多數時間裡,除去超人、蝙蝠俠等不可抗力出來維護正義外,邪是經常勝正的,所謂好人、善人、老實人常常被整得淒慘無比,比如于謙、岳飛等等,都是死後多少年才翻身平反。

只有歲月的滄桑,才能淘盡一切污濁,掃清人們眼簾上的遮蓋與灰塵,看到那些殉道者無比璀璨的光芒,歷千年而不滅。(頁2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