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有咁易?

要不是最近出版了一份所謂《中國模式》的國情教學手冊,相信「德育及國民教育科」會在今年九月「順利」推行。這些天,「洗腦」之說又給炒得火熱。

這科這本手冊,我所知都甚少,暫時也無意細看。藉著傳媒的報道,以及一些電台節目和論壇意見交流,還是略知一二內容,更令我不期然要盡量迴避這些問題。我只想就自己有限的經驗,說說所謂「洗腦」這回事。

就憑這些有限的經驗和觀察,也不難得出一些可供參考的看法。先簡單說出我的結論,一如題目所言,要洗學生的腦,談何容易。

真有那麼容易,天天講,日日講,時時講,學生就「入腦」,完全「受洗」而相信教師的一套,當教師就舒服得很,大概沒有成績不好的學生,也不會有「不聽話」的學生,香港就只有「好學生」了。

香港不是個鐵幕城市,學校大概也不是一個個黑箱,學生都任由教師擺佈。不說別的,想學生安靜一點專心一點聽書,已經不易,很多時「睬你都傻」。單是「偏頗」地唱好教師自己唱好學校唱好香港,已經不易了,真以為小學生,就算只是一年級,就完全不知周遭發生了什麼事嗎?真要「騙」,能騙多久。

昨天提到由小到大都接受左派「洗腦教育」的屈穎妍,一場「六四事件」,即把「所有左派輸入的價值全部推倒」。陶傑何嘗不是自小就受那種「左傾」的思想教育,怎麼會變成今天的極度反左模樣,真的有如洗過了腦,「重新」做人。他們,都不是少數的一兩個例子而已。

教育局如何能給教師多些時間多點尊嚴放在真正的教學上,少受不必要的干擾,果能多用點「心」去教,就算再多幾份被評為偏頗的「手冊」,相信也不難「應付」,教出令家長令社會甚而令國家滿意的學生來。這個才是我們要多花點時間去探討的更實際問題。

(可參考陶傑如何看洗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