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材料

2012年7月23日《太陽報》A7

愈來愈覺得,在香港寫時評真不愁沒有題材。寫得好不好是一回事,胡評評胡了,第二天就有新題材作掩護,可以不再是問題。我已說過不愛寫的原因。

僭建問題,我尤其忍得手。唐唐的問題,今天看來,可能有點鬧大了。梁振英的問題,有如英文文法的比較級,不堪,更不堪,實在不能不搖頭;更無話可說。但我不無懷疑,何俊仁真如海瑞般「冇得彈」?發展到他提出過期「呈請」,我雖覺他和他的代表律師雖然在法律上有點「打茅波」,還是覺得「為正義」無妨如此「據理力爭」。

昨天在書展得到一份免費的收費日報。回家翻看,有兩則與僭建相關的報道。看到寫何俊仁「被質疑」的大標題,禁不住搖頭。再細讀,覺得有「何患無詞」之慨,更覺報道無何疑。

2012年7月24日《明報》A12

何俊仁家確有過僭建,但已於去年拆除,現在受質疑的,只是沒有拆得「乾淨」,是「留一手」,可以隨時「裝回」。裝不裝回,只是假設,我認為不算「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到了第二天,《明報》卻有另一則何俊仁與僭建無關的新聞。如果內容屬實,何俊仁的「回應」與梁振英給人的「印象」有何分別。錯了,不認錯,但「解釋」的用詞也不外是「誤以為」之類。所言之「誤」,是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都簽名「確認」的事,真超乎想像。

這算是又一「黑材料」嗎?

真的「冇個好人」?

思之黯然。

還是少寫時評最好。免傷神。

靈巧

《四十二章經》的第二十一、二章,講華名危身,如香自燒;以及財色如刀上蜜,貪之截舌。都運用了比喻這方便之門;有道理,但不難駁倒。

先錄兩章經文如下﹕

佛言:人隨情欲,求於聲名,聲名顯著,身已故矣,貪世常名,而不學道,枉功勞形。譬如燒香,雖人聞香,香之燼矣,危身之火,而在其後。

佛言:財色於人,人之不捨。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兒舔之,則有割舌之患。

求名之人,自然希望在生前得享。若非欺世盜名,有如燒香,一支一炷香成燼或將成燼時,可以再燒新的來延續。就算成燼,也談不上有害自身。人,從出生那刻起,就如燒香,有聲名沒聲名,到底也如燼也要死。

當然,但求為名,不擇手段,那是另一回事。如果「如不學道」的「道」,所指不單是佛道,而泛指學問,則所得聲名,只是沽名釣譽而來,則經文所說,也很有道理。

至於說為財有如小兒舔刀刃上的蜂蜜,有割舌之患。有人或會說,能舔得靈巧,就可避過割舌患了。證諸世間不少事實,確有人為此傷舌斷舌甚而身亡,但亦有人早已學得竅門,就是傷過舌,也只會流一丁點血,嘗到的就往往不止「一餐之美」。這大概也是不少人「不捨」的原因甚而是最大樂趣。也不用多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