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用詞

讀過「三言一拍」、《說岳全傳》、《儒林外史》這類明清小說的,當知道白話文早在「五四」之前,早已開花結果。當然,那些小說仍有不少今天看來跡近古文和日漸少用的詞語,懂得無妨,真要再用,可能有點生僻得令人望而生畏。

不過,多讀這些小說,由於較古文淺易和活潑,吸引力更大,也較易吸收,是滋補中文的一個好方法;也能增強免疫力,少受惡質「現代漢語」侵害。

在我看來,《儒林外史》就算是文白互見,白話仍屬多數,但往往造就出精簡的造句,讀來甚覺清爽。試在第四十一回〈莊濯江話舊秦淮河   沈瓊枝押解江都縣〉引述幾句作例,既見其精簡,也可見用詞之佳妙。

當下四五人談心話舊,一直飲到半夜,在杜少卿河房前,見那河裡燈火闌珊,笙歌漸歇,耳邊忽聽得一聲。

這十數年來,往來楚越,轉徙經營,又自致數萬金,纔置了產業,南京來住。平日極是好友敦倫﹕替他尊人治喪,不曾要同胞兄弟出過一個錢,俱是他一人獨任;多少老朋友死了無所歸的,他就殯葬他。

談心話舊,現在很多人愛說「舊」,卻每多寫成「聚舊」。學會了「話」舊,就該知道不可寫作「聚」舊的原因了。

燈火闌珊,套用得如此輕描淡寫,以後要借用,就不怕沒憑藉了。

倒是「敦倫」,在這裡看到,一時間不無驚訝。一直以來,都只知一義,即解作「做愛」或「夫婦交媾」,沒想過還有另解,即人倫的情誼和睦。孤陋啊,能不臉紅。

廣告

8 thoughts on “幾個用詞

  1. 「敦倫」一詞的結構,既是動詞+賓詞,
    與之對仗的「好友」,也應是如此結構,
    然則「好」字的讀法,應是去聲了?

  2. 嗯﹐說兩句
    現在我們說的白話文﹐其實是大眾語運動後才建立起來的
    明清兩代至白話文運動主張的白話文﹐本來便是這樣「文白互見」

  3. 文少﹕

    我沒有怎麼研究文字演變,不敢多發言。但印象還可以說幾句,所謂「白話」,「古」代已有,每多見於「話本」中,其實是方便講故事而用的文體,所以較易說也易明。新文學運動只是「提倡」白話文,不是「發明」白話文。

    • 所謂白話文運動﹐其實是發動了兩次
      第一波是五四時期﹐第二波是三十年代﹐叫大眾語運動
      五四時期時的白話文運動﹐起初都是叫人寫白話﹐文法似梁啟超提倡的新文體
      由於胡適提倡文法﹐於是引入了歐式文法系統
      當時文法未成形﹐你若看20年代的文章﹐的﹑地﹑得﹑底混著用﹐而且用得很隨便﹑很亂﹐一句說話十幾粒的﹐很嚇人。
      直到大眾語運動後﹐才形成一套成熟的﹑以歐式文法為基礎的官話白話文體系。

  4. 文少﹕

    你其實很勤力,事事都找根找據,有時很有點上窮碧落下黃泉之概。
    那篇文的內容,我之前沒看過,但我敢說自己一直都有九成半以上按照文中所說的為文和改文。尤其「底」字,我早已不用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