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如此說夢

翻舊物,翻出不少手稿。得來不易的名家手跡固然珍貴,自己寫在稿紙上留下的舊思,事隔多年,讀來竟仍覺餘蘊尚在,甚而有世事茫茫不知是真是夢的感覺。

說愁道憤莫非真是年輕人的「專利」?這篇談紅樓寶釵之「險惡」,實人情慣見之事矣,寫的當年,其實比寶釵也大不了多少。事到如今,不能說全無道理,但無疑有點不一樣了。就「原汁原味」再獻醜一次吧。

廣告

2 thoughts on “曾經如此說夢

  1. 少爺安﹕

    這些「少作」,大都是見不得人才壓著多年,上載一篇仍覺「尚可」的,字醜意陋,無非要「以見其概」,其他的,可免則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