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痕慘淡

《閱微草堂筆記》有一則短記,主要寫兩首在相國廢園所見的詩。

詩意無疑蕭颯,說是「殆不類人書」,固然鬼氣森森,但將墨痕形容為「慘淡」,不可謂不匠心。

我們慣說「月色慘淡」或「慘淡經營」什麼的,早已令「慘淡」失去不少感染力,就算將人生也說成「慘淡」,似乎也慘不到哪裡去了。

不過,在曾經顯赫一時的相國廢園中,仍見二詩,墨痕卻落得「慘淡」無光,那種悲涼景象,比寫再多的形容要鮮明有力。壓軸還來一句「殆不類人書」,其荒廢至只招鬼來的情景,噴薄而出。

好個紀曉嵐。

x   x   x   x   x

東光李又聃先生,嘗至宛平相國廢園中,見廊下有詩二首。其一曰:

颯颯西風吹破欞,蕭蕭秋草滿空庭,月光穿漏飛簷角,照見莓苔半壁青。

其二曰:

耿耿疏星幾點明,銀河時有半雲行,憑欄坐聽譙樓鼓,數到連敲第五聲。

墨痕慘淡,殆不類人書。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