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道

忘了是去年還是前年,在金鐘道上的天橋「左顧右盼」,忍不住拍了兩張照。

對,一邊是中環,一邊是灣仔。

最近翻出的舊稿中,原來有一首寫金鐘道的新詩。否則早已發表了。

寫得不好,修改過多次。修改的筆跡,又紅又綠又黑,連原來的藍,花花綠綠,稱得上改到七彩。先天不足,如何修改,都過不了自己那一關,不敢寄出投稿。

許多年了。重看,倒還覺有點寫實;想像一下,變化真的很大很大,要非不時經過,且在附近穿梭,真會認不出這段曾經有「死亡彎角」之稱的「荒涼」路段。

就將「文藝青年」時期的少作再獻醜一次吧。

x   x   x   x    x

三月金鐘道

三月

暖過,又熱過

竟然涼呀涼的又凍了起來

晴過,雨過

三月天。有時真不知是雨是霧

是厚衣是薄衣是雨衣

上月披了滿樹的紅

如今是一地的英雄淚

淚未落盡

清道夫知否林黛玉?

他們會笑

林黛玉哭泣過,她

寂寞。寂寞的

空橫。多久了?

有多少人走過,有多少人願走

那天橋

像幾道永不掩閘的空門

這邊是中環,那邊灣仔

準確是不準確,然而熱鬧。中環與灣仔。

雖然拉得還不夠直,金鐘道真是熱鬧過的

如今道旁的巨大工程也沉寂許多了

扯逢結帳,到底不足論

莫道過去,只說將來

就是如今也有一幢一幢的大廈築將起來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