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個打

近年香港特區有一被譽為「好打得」的「高官」,也要向萬千觀眾表現出對人垂淚的「柔情」一面。按一些人會將「做得好」寫成「做的好」,這個「好打得」會不會變為「好打的」,比張岱「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之餘更多一好呢,難說。

「打的」成為現代漢語新詞,早已不是新鮮物事。卻原來這個多少與香港有關的方言詞,收進《現代漢詞詞典》中,讀音也有過變化。最初讀作dǎ dí。百度百科專列一項說明﹕「2012年發佈的《現代漢語詞典》第 6 版正式將『打的』讀音標注為 dǎ dī。」

關於「打的」的來源,百度百科的解釋不錯,也抄下來﹕

這個詞語並不是現代漢語中本來就有的詞語,而是源自粵方言。計程車在經濟比較發達的香港和廣東地區較早出現,於是粵方言中也就相應地有了「搭的士」的說法。隨著經濟的發展,計程車這一新事物也成為內地社會生活的需要,「搭的士」的說法就傳到了內地。不過「搭的士」的說法傳到內地卻成為「打的」,那麼,這「搭」和「打」的一字之差又是怎麼產生的呢?這可能與「搭」、「打」的音義有關。現表示搭乘計程車。

不查不知,其實「打的」之前,還有一個「較舊」的用詞﹕打車。按《現代漢語詞典》「打的」的註釋是﹕打車;另在「打車」條列出這個解釋﹕乘坐出租車。(附記﹕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有「打車子」條,解作「準備車子。」至於「馬橋詞典」如何解釋「打車子」,這裡不引錄了。)

「現代漢語」近年似乎頗受一些人詬病,我不知諸如「搞定」、「打車」、「打的」之類新詞,曾否受過口誅筆伐的對待。但語言既來自文化、交流,也與生活息息相關,代有新詞出現,可說是擋也擋不住的潮流,如果死命不接受,或會落得與時代脫節,難以溝通,生活也可能出現滯礙。

再說打,翻開新舊詞典,比對一下,新詞舊語,就變化多端。就說「打假」,可謂「時代產物」,怎能不用。至於「打字機」之類,本也不是「古有」用詞,「打印」尤非古語,不用不用還需用。說來,千禧代兒童,可能連「打字機」是什麼都不知道,沒有實物,與「打印機」混為一物也未可料。

廣告

14 thoughts on “好個打

  1. 嗯﹐印象中好像打車一詞在民國期間已有﹐當時是指打黃包車
    我不認為打是由搭音變出來的﹐北方人只是將以前的打「黃包車」改為「的」而已。

  2. 文少﹕

    「打的」似乎在你出生之前在大陸沒人用的。

    cat﹕

    你是說這個版面的字體?不是我的設計,能否複印,我也不知道啊。

      • 文少﹕
        看不同時期出版的大陸詞典,可以大致看到。我曾提到,「打車」只收在2002年版附錄中,也即1996年版仍未有意收錄這詞。推斷一下,這說法該不會在八十年代初就在社會出現吧。

  3. Thanks!! No worry at all!!

    可能你的是新版, 而我用的是舊版, 所以有點不同。不過唔緊, 已用人手弄好了。 謝謝

    還有, 好喜歡你的版面

  4. 我又多嘴一下:
    第一個【的】,以現代漢語語法來說,不能與【得】混用,【的】是放在名詞前、定語後的結構助詞,與【得】放在動詞後面構成程度/狀態補語的用法不一樣。在這方面,我完全同意這種區分。粵語有di,de之分,普通話卻都唸de。

    第二個【的】的打的是目下潮語。我以前在北京只聽過【坐出租車】,因為【的士】的廣東話不被接受。後來,在這裡開始聽到【打車】,再到現在教學生用【打的】,時勢世事轉變得多快!

    其實,要用好普通話,用正確的現代漢語是無可厚非的,只不過有時許多人用得過火了,有吃不消的感覺。可這不光是指普通話,通指用【中文】也一樣。

  5. Allie﹕

    多嘴兩下也無妨。呵呵。
    語文的運用,尤其文學,我的「態度」是可解與否,否則會錯失很多「言外」之意。讀過王文興作品的,該知道我的意思。
    有音無義之類,說是「約定」俗成、「明就得啦」,根本不成「中文」,我不能不會接受。

  6. 引用通告: 再來打搭一下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