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這回事

劉紹銘將《文字不是東西》(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6.2)分為四輯,「寂寞翻譯事」既是最後一輯之名,也是其中一篇,主要講述編選一本名為《含英咀華集》的過程,其實也演繹了翻譯之不易為。

不轉述,先抄幾段話﹕

寂寞翻譯事,因為除了行家,一般讀者大概不會對翻譯作業背後的「生產」過程感興趣。話雖如此……(頁205)

口語能否到家與個人的童年成長經驗有很大的關係。學母語的確得從母親(或乳娘)的懷抱開始。要是孩子一有記憶力,就聽到「月光光,照地堂,年卅晚,摘檳榔……」這一類的童謠,日後長大從事文字生涯,就比從中學或大學才開始習中文的未來「漢學家」佔優勢。

對從事創作的人而言,兒時的文字記憶有潛移默化的作用,是一份寶貴的資產。日子有功,加上後天培養,自然會產生一種對文字的 gut feeling,一種立見高低的判斷能力。

我在美國教書時敢「不自量力」替「母語學生」改作業,所恃的無非是「學術英文」。學術英文有板有眼,有規可循,是一種「學無前後,達者為師」的 professional language (專業語言)。年紀比剛出道的同學大,書看得比他們多,「行規」比他們熟,在這些方面就比他們佔便宜。(頁207)

年紀大,書看得較多,行規較熟,等等,加上經驗較豐富之類,在職場上的所謂前輩,很多佔的就是這些「便宜」。說穿了也不一定有什麼了不起之處。

再說翻譯這回事。劉紹銘自不忘舉例說明。「如把『方寸已亂』解做 this square inch is confused 的,識者一目了然。」當然只是拿來輕鬆一下。下面的才好當真﹕

我們就隨便擬些例子湊合湊合吧。譬如說「有空就給我來個電話吧」。譯文﹕

When you’re free, telephone me.

Copy editor 必會在句子旁邊打個問號。你去信問道理,對方答曰﹕That is not the way people talk(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差點沒說﹕這哪裡像人話!

「母語人」會怎麼說?想是 Call me when you’ve time 或 Call me when you can 吧。如果不 call,就 Give me a ring 或 Give me a buzz 也可以,但聽來像「老粗」。(頁208-9)

這不涉可譯不可譯,不過是地道不地道的問題。劉還舉了一個例子,說明某句譯作「壽若彭祖」,其中的「彭祖」,「原文是 Methuselah(瑪士撒拉),《聖經》中的以諾之子,據說壽長 969 歲,比彭祖還要多活 169 年。」(頁209)

英譯中,若譯作「壽若瑪士撒士」,理該沒錯,要是不加註釋,很多中國人未必知其意;反過來,若將「壽若彭祖」的彭祖音譯成英文,不加註釋,外國人也可能不知所云。

翻譯這回事,有時拿著應有盡有的詞典工具書,也未必濟事。文化隔閡這一關,往往不易闖過。

廣告

2 thoughts on “翻譯這回事

  1. 話說『壽若彭祖』,除了目標語言讀者該馬上看懂含義以外,假如翻譯中用上Methuselah這個詞,得要小心。起碼在我這裡,用Methuselah比喻一個人的歲數,是有『仲唔死?』的意思。

  2. Allie﹕
    劉紹銘引用的英文原文出自數百年到中國的傳教士所寫,不知道當時是否知道你說的那個意思。
    所以說,文化真的是本大書,偶一不慎,就會引來誤會或大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