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種「發展」名稱

有些名稱,我們現在耳熟能詳,例如「開發中國家」或曰「發展中國家或地區」(developing countries or areas)之類,其實經歷過不少改變和發展。很多現在看似必然的東西非「自有永有」,很多所謂「文明」的國家或行為,根本毫不「文明」,處處噴薄出優越感的氣焰。溫故有助了解實情,看看好幾個與「發展」相關的名稱來由,背後就有這種「野蠻」行為的蹤影。

試在《政治學》(台北﹕三民書局,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八月修訂三版)中摘錄一些描述,即可知其大概。我讀的這個版本,當然稍嫌過時,但歷史和事實就是「過時」的東西,正好。

學者對發展研究的對象之名稱,有一連串的改變,這一改變,雖反映學科的稚齡,但同時也顯示研究者對其研究對象之看法的日趨客觀與成熟。

以往研究亞非拉丁美洲的西洋人士,都把這些地區稱為「落後地區」(backward areas)或落後國家,此一名稱若干較年長的研究經濟與政治發展的學者偶爾也會使用,不過,於一九五0年代末與一九六0年代初,此種名稱已被訓練較佳的研究者放棄,但代替之名稱為低度發展地區或國家(underdeveloped areas or countries),此一名稱,隱念全球各地區都在經歷發展,而這些地區發展程度較低,其後又有人認為此一名稱稍嫌「靜態」,未能把這些地區或國家正在經歷的重要過程的含義包容在內,故有開發中地區或國家(developing areas or countries)的名稱之出現,如今開發中地區或國家這一名稱,已為普遍採用,學者中除偶爾有少數人使用低度開發地區或國家這老名詞外,已大都採用這一名稱。

這些名稱的改變,並非偶然的,它反映若干種觀念之改變。(一)研究者民族優越主義的漸漸糾正﹕發展問題的研究者大多為歐美人士,一九五0年代以前歐美學者,除少數例外,往往不掩飾其民族優越感。……(二)名稱改變的過程,反映開發中地區政治地位的日漸提高,民族主義與自尊的情緒日益提昇,……(三)名稱的改變反映人為的、有計畫的「發展」之觀念的抬頭……

「發展中」地區或國家這一名詞,也非全無缺點。有些學者認為它代表一種「期望」的意義勝過表示一項事實……此外,另有一些學者,尤其是歐洲大陸的,往往用「第三世界」國家或地區這個名辭。……

「第三世界」這項說法,也有其缺點……(頁373-376)

這本書限於「歷史因素」,雖然也提及馬克思和共產主義,卻絕不言中國大陸即中共(補記﹕實情並非如此,後面如「國際關係」等章節即有論及中共與蘇聯和美國的多重關係)。現在當然不會有這種不合時宜的「落後」情況出現。但跟著下來的敘述,例如有關政治、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研究情況,大可套用中共改革開放的歷程來印證。這種「大勢所趨」的發展,正好是我一貫對大陸必然朝「好」的方向改變的樂觀原因。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