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頭路

《政治學》(呂亞力著,台北﹕三民書局,中華民國七十八年八月修訂三版)關於政治發展有一段描述很「有趣」,簡要言之,就是早年有些研究「發展」者,最初僅注意經濟發展,沒有與政治拉上關係。就是說,將問題孤立來研究,將問題變得簡單了。這種情況,有如我們看人看事,只看到一面,以為做到了這個那個,即可取得那個這個成就。人生真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一個不拘小節的人,可能是個粗心大意的「大頭蝦」,不事事計較自是廣受歡迎,但那種丟三落四的處事行徑,卻難以被人容忍,普遍認為可以改掉那些壞習性就好了。未免想得美。

再看《政治學》如何說﹕

早期的理論家大多認為只要一個社會能獲致經濟發展,就能輕而易舉地達到一個全面發展的境界;而經濟發展充其量不過是產業結構的改變……

以後的經驗證明以上的看法過於簡化了問題的複雜性;……此外,愈來愈多的人士發現「經濟發展」僅為「發展」的一個層面,它不等於「發展」。除了經濟發展外,開發中國家還需要政治發展,社會變遷與文化方面的現代化。(頁376-377)

最佳的例子,莫如改革開放後的中國大陸。再抄一些段落﹕

在「發展」過程中,政治與經濟兩個層面的互依性特別密切;其間的關聯也許可藉下列命題來表示﹕倘無某種程度的經濟發展,政治發展是不可能的;而倘無相當程度的政治發展,經濟發展的程度不可能超越某一層次。茲說明如下﹕一個經濟停滯,毫無發展的社會,人民可能因生計過份困難,為稻粱謀而不暇,對政治不可能產生興趣,也不會集體行動來對政府提出要求,施展壓力。如此,政府也不會感到任何刺激,而圖改進其能力;或者這個社會受外力的壓迫(如外每)或部份人民生計過份困難而趨暴亂,則政府可能感受極大的壓力,然無力應付,則政治社會有崩解的可能,更無發展之望。因此,欲政治發展,必須先有某種程度的經濟發展,經濟發展促成社會結構的改變,推動與支持政治發展的勢力之產生,及萌發導致政治改革的種種需求。許多人把近世歐美民主憲政的興起歸諸中產階級的形成,而中產階級的出現於歷史舞臺,實為這些地區十六世紀後經濟發展的後果之一。

政治發展不僅是經濟發展的果,亦為推動進一步經濟發展的主要條件之一。資本、技術與人力,都是推動經濟發展所必要的。但是,倘若缺乏良好的經濟政策,行政與法律的配合,持續的經濟發展決無可能,若干拉丁美洲的經驗,可作為明證﹕譬如阿根廷在二十世紀初葉,就已具備工業化的基礎,及相當優越的農業經濟,但二十世紀中葉以後,非但未能「突破」性地發展成一個先進工業國家,而且呈倒退之勢,其失敗的主因是政治未能配合經濟發展,反成為經濟進一步發展的阻力。(頁377-378)

什麼「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過是巧立的名目。不管自封還是已普遍受世人認可,這個崛起的大國,其實主要是經濟走快了一點,政治卻遠遠落後。既然要「發展」經濟,路已走出來,就不可能回頭。要保持已非易事,要「突破」尤需加倍用力。想想阿根廷,不想失敗,大陸就不可能經濟再邁大步政治卻走小步甚而不動而前進。

再想想台灣的經驗,大勢所趨,非少數人力所能阻擋,大陸的政治又怎還可以停步不前,甚或走回頭路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