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早上

沒有聖誕老人出現。

天還昏暗,無可奈何下召來救護車。在車上做了一些簡單的登記和檢查,抵達急症室,天已大亮。

人不算多。只分流成次緊急,高掛牆上的大屏幕顯示大約要等 6 小時。號碼沒有變動。時間過去。

然後聽到宣布,因為有人需要急救,醫護人手暫時不足,病人需耐心等候。

總是在深夜到急症室,總是人頭湧湧;待至清晨,人就陸續散去。這次在清晨到來,經歷差堪是過往的中間或最末階段。

家人在這種時節,成了發燒友,藥都吃了四五天,一名醫生的藥吃了三天,都吃完了,燒還是持續不退;醫生放假了,只好另找醫生,藥再吃了兩天,燒只退過一陣子,清晨竟迎來更高燒,幾至昏迷,只好急召救護車。

在急症室,誰都知道,除非真的危在分秒間,否則誰也只能是普通病人,除了耐心等候,別無其他選擇。有人可能等得不耐煩,悄悄離開。也有人可能急得忍無可忍,到廁所不到一分鐘,就錯過一輪召喚,「見」不到醫生,要再等。

看到八十多歲也看到九十歲的婦人,只是孤身一人,自行來到,在等,實覺不忍,卻又不知可以怎樣。

倒有這樣一個人,一時坐在這裡,一時走到那裡。有時指導某些不知如何推門只知呆站檢查室門外的病人,有時問這個那個人一些問題,有時大叫護衛員將電視轉台,有時甚而問其他等候的人要紙巾,說是要大便,然後以大男人身軀施施然走進女廁,不久有護士走進去,出來時只表示不要亂按緊急鈕。一名身穿制服的受傷警員,不時被這人問這問那,例如為什麼受傷,上司知道沒有,可有人照顧,真難為一個年輕小伙子如此有耐性答他的煩人問題。

我猜想這個人可能有點精神問題,或許是急症室常客。只分流作非緊急病人,相信他已等了一個晚上。我一份報紙差不多看完,他就走到我的背後問當天可有賽馬,我不答,裝作沒聽到;他又問旁邊的女子,手機上正在玩的是什麼遊戲,得過什麼最高分數。當然也沒得到回應。

算不上對人有任何傷害,偶然會帶來一些滋擾,在沉悶的等待過程中,有這麼一個人成為焦點,或可供作一時的低語話題。無所謂惡,自是說不上善。在如此時節如此環境還上,看作生活上的一時點綴,可以好過點。

經過一輪等待,見過醫生,做過一些檢查,算是放下一些多日來的狐疑擔心,帶點安然離開。回望通常擠滿了人的急症室,已疏落得可以輕易數算出有多少人。那人終於排在即將診治之列了。只不知他在見過醫生後可會「留守」,過其獨特的不會靜下來的聖誕。

廣告

4 thoughts on “聖誕早上

  1. 其實香港人為什麼不想想近年看傷風感冒發燒,醫生一次總是看不好,至少要二、三次。相比廿年前,醫療費用增幅不大,但醫生的水平卻嚴重倒退。看病馬虎求其,例牌樸熱息痛喉糖咳水,基本上任何中五畢業生都可勝任。醫生醫不好的原因究竟是醫生水平下降了?病菌大惡?還是用藥失當呢?香港有很多社會問題值得市民去思考,別再浪費時間在無謂的意氣之爭上!

  2. 大猩猩﹕
    某些醫生的馬虎,的確令人難受,但某些病症的處方以一句「基本上任何中五畢業生都可勝任」來概括,未免太簡化了點。老實說,我盡量不看醫生不吃藥,可能比你的說法更「絕」,但這種做法不能人人適用。,然而,你最後說的「別再浪費時間在無謂的意氣之爭上」,我倒很認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