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蕭條不蕭條

也斯

認識也斯多年,算不上深交。近年更甚少見面,得知他的病況時,其實早已心裡有數。既然從公開的訊息知道他能樂觀面對,積極治理,就沒再太擔心。

近年常因親友因病因某些原因遽然離開,參加的告別儀式比婚禮還要多,慢慢縱有傷感,也盡量不要太傷感,學習釋然,否則再一次又一次如缺堤般失控,可能又難以再消受。

說是這樣說,偶然在網誌中得知也斯離開了,還是不無唏噓之感。試著再在網上追看一些報道,大都簡單,卻仍算恰當,可謂稱譽有加。相信幾天之後,紙印傳媒會有更詳盡的悼念專輯。

我很少寫悼文,只因不知如何落筆。濃淡之間,要把握已自不易,加上往往有太多情事牽繫,更可能會隱藏多少恩怨情仇,處理不當,生死兩難堪,傷痛之餘,更煩人。

瀏覽多個網誌,不乏就此抒情致意的,這篇〈也斯先生〉以作者的經歷為重點,寫得不俗,可是忽然硬生生插了一個四字詞,不敢說作者不明詞意,卻無疑是上下文連接不太清晰,讀來難免令人有突兀之感。試看﹕

今朝讀報不知怎的想起「身後蕭條」這四字,無關他的為人,只是覺得在香港做文人都是有點落寞,人走了,也不會引起什麼波瀾。

如果刪掉「不知怎的想起『身後蕭條』這四字,無關他的為人」,可能讓人覺得舒服點。我這樣說,希望作者不會太介懷,認為我太多事。

按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如此解釋「身後蕭條」﹕「死後景況淒涼,沒有遺下產業或子女。如:『他隻身一人,又沒積蓄,難免身後蕭條,無人營葬。』」百度詞典的解釋為﹕「形容死後家境冷落、貧困。without money [progeny] after one’s death」,可說沒多大分別。如此說來,也斯當然與「身後蕭條」沾不上邊。

至於說「覺得在香港做文人都是有點落寞,人走了,也不會引起什麼波瀾」,對,也不全對。如上所說,我預告之後幾天當會有不少悼念紀念文章和專輯,該錯不了。這些或可算作「波瀾」吧。

也斯在香港該不算寂寞,數十年來不單在港台享有不算小的「文名」,在香港的認真讀者也不少,近年更得到好些公開的文學獎。金錢得益誰也知道不會多,但也斯就是有一個優厚的「條件」,他是大學教授是學者。這個才最重要,生活上可算無後顧之憂,大可「行有餘力」,繼續做文人作家。

他做到了。桃李滿門,成才而能獨當一面的該不在少數,我遇上的也不止一人;他的學術著作,我不知有多少,但作為廣為人知夠份量的文學作品,也多的是。

實在沒法,在香港要當文人作家藝術家什麼的,最好還是先要無生計之慮,才好作此「他想」,否則真會「身後蕭條」。

廣告

2 thoughts on “身後蕭條不蕭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