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懷主見

在一本名為《社會學》〔柯尼格著(Samuel Koening),朱岑樓譯,臺北:協志工業叢書出版公司,1962年。我讀的該是香港翻版本,出版者改為「協志叢書出版公司」,且不單註明1971年12月新版,還標上「版權所有,不准翻印」。)的譯著中讀到這樣一段話﹕

社會學所研究的問題,雖然包括與人類心靈極為接近的各種價值、情操和興趣,但儘可能地保持超然立場,不判斷一件事物的善惡、邪正與好惡。社會學在倫理上是中立的。社會學之所以採取此種態度,由於深切相信(各種科學久已有此信心);如果研究者對研究對象預先懷有主見,任何一種現象的實情則不能發現,或不能充分了解,因而與此現象有關之問題便不能有效地解決。換言之,如果研究者心懷偏頗,則其所見之現象或問題,可能非其真面目,而是心中所希望者。唯有一種客觀的研究,才能顯露現象之真正性質和目的。由於缺少一種客觀的探究,許多有關社會現象的錯誤結論遂被人提出。當然,對任何事物都求其完全客觀,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處理人類價值的時候,但憑適當的努力和訓練,使客觀程度大為增高,則非難事。(頁2-3)

這種情況,似乎不單「社會學」這門學科才有,其他諸如心理學、政治學等,大概都會發生。稍為留意新聞的話,大概聽說過有些問卷所設計的問題,都有意無意作出導向,也即對研究問題「預先懷有主見」,無非令結果成為「心中所希望者」,看似客觀的方法,卻早藏定見,不偏頗幾稀矣。

不說研究什麼的,日常生活中,其實更多這種「先懷主見」的情況,以致所得也「可能非其真面目」,更不堪者,還試圖將對象的真面目扭曲,好符合自己的意願。說是欣賞竹的筆直特性,卻想方設法使竹生得曲折甚或變圓變方,不是不可能,只可惜了竹的本性。既有善於因應環境而委曲變形的植物,有意塑造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又何必找本來就不宜扭曲變質的竹去「變性」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