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的矛盾要求

柯尼格(Samuel Koenig)著、朱岑樓譯《社會學》(香港﹕協志叢書出版公司,1971.12)第六章寫「社會中的個人」,採用了很多心理學家的研究,以點出個人與社會的關係,包括個人的社會化、人格、個人解組和社會控制等問題。對心理學稍有認識者,可能覺得這些內容未免單薄,然而融合在社會學中,看出的問題就不算小了。

試抄兩段,再略加說明﹕

美國兩位心理學家蕭爾曼(Mandel Sherman)和漢利(Thomas R. Henry)合作一研究,指出社會環境對人格的影響。蕭、漢二氏研究維琪尼亞州五個山地社區,發現其中距離「文明」影響力量愈遙遠者,個人人格愈穩定,反之,與現代都市生活最接近者,患神經病比率也最高。(頁60)

華尼透徹地分析我們的文化對神經病行為的關係。在《我們這個時代的神經病人格》(The Neurotic Personality of Our Time )一書中,她指出我們社會中神經病的普遍發生,其主要原因是我們社會的矛盾要求。在同一個社會,既要個人謙卑,又要個人進取;既要大公無私,又無〔要〕只顧自己;既要合作,又要競爭;既要信任他人,又要時時戒懼﹕使得個人左右為難,徬徨歧途,不知何去何從。(頁61)

真有點「愈富貴、愈閉翳」的況味。閉翳者,愁苦、鬱悶也。有一點年紀還記得香港由非富變貴歷程的人,大概也深明這個道理。就是沒經歷過這些,或許也聽過近年經常做的調查或統計,香港相比世界不少貧窮落後地區,快樂指數偏低。有人甚至慨嘆,還是以前好,社會雖然不富裕,但看到的笑容比現在多。

大陸的情況,由我之前看過的一本心理學入門書,很著重介紹心理輔導(大陸用「心理諮詢」),大概可以猜想到大陸的情況,已無可避免地走上這條「不歸路」。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

以上兩段引自書中的結論,放在社會學這種日新月異的學科中,該屬不足掛齒的「舊料」了。然而,我們也不用深究,只要細味一下,就不難嘗出其中的苦澀味,卻是諫果回甘啊。

有些東西總不會過時。將以上的現象定為永恆的事實或真理,可能略嫌誇張,但能深味箇中真諦,即可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思量。正如昨天所說,能撇下這些,轉而多花一點心思去想其他的,或可少了一些煩惱,多出一點時間尤其心力去應付其他問題了。

廣告

One thought on “社會的矛盾要求

  1. 引用通告: 有跡可尋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