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學與通識

香港有幾位寫作人,包括已故的趙來發,文章大多寫得活潑有趣,沒弄錯的話,他們所學都是社會學。

數一數,有筆名梁款的吳俊雄,有呂大樂,既是學者教授,也寫通俗易懂的文章,嘉惠讀者。還有馬家輝,由心理學到社會學,都令其文字不流於空泛無真材而又毫不古板。

瞄一瞄社會學所學究是些什麼,既有政治、法律和經濟,又不離教育和歷史,粗看有如大雜膾。香港目今流行通識和博雅教育,修讀了社會學,就算不是「通通識」,也差堪矣。從另一角度看,這門學科的「份量」會否略嫌不足呢。不如看看柯尼格博士在《社會學》(朱岑樓譯,香港﹕協志叢書出版公司,1971.12)第九章「政府制度」的說法﹕

我們已經知道,經濟制度雖是經濟學的主要課題,但社會學亦加以研究,因為經濟制度和社會生活是不能分離的。同理,政府制度主要屬於政治學的研究範圍,社會學也不放過,原因是政府制度乃是一種社會控制的機構,同一題材,可是兩種科學的探究和處理是不同的。

政治學認為一種界限頗分明的政治社區——國家——的存在,視國家作為一個發展完備的實體而研究之,並研究其附屬部份。在另一方面,社會學主要研究由組織鬆懈的人類團體演變而為統一團結的政治社區或國家的過程,並研究國家在功能上因情況變遷而發生的改變。此外,人類社會中存在著多種控制機構,社會學僅視國家為其中最重要的一種而加以研究。故社會學的研究範圍可以說比政治學為廣,但是這兩種科學是相輔相成的,各提供有助於充份了解政府制度的重要資料,互為挹注。(頁88)

重點就在那個「廣」字。同一研究範圍已較廣,而且社會學不單研究一科,而是好幾科,可說廣而又廣。不過,你深我廣,我不會知少少扮代表,而是相輔相成,互為挹注;真有天下無敵之概。

所以說,瀏覽社會學的樂趣真不小。還有還有,譯文竟採用「比喻取有餘以補不足」此等古雅之詞「挹注」,也是讀這本譯著的一大樂趣啊。

廣告

2 thoughts on “社會學與通識

  1. 少爺安﹕
    說是社會學導論,這本書實在太舊,可謂完全不合時宜了。
    不過,書中絕少古德明所痛罵的「下流」現代漢語,例如看不到什麼「空間」、正面、負面之類,大都用積極、消極等用詞,讀來真的較「舒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