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宗教.哲學

愈看愈覺社會學實在可愛,愈覺得喜歡社會學的人也該是可愛的。社會學研究的範圍那麼廣,卻又不是空口講白話只憑猜測空作理論,而是經過研究,要接受批判。你有理據大可推翻我的說法,似乎不會太偏執。我在看的《社會學》〔柯尼格博士(Dr. Samuel Koenig)著,朱岑樓譯,香港﹕協志叢書出版公司,1971.12〕,第十章講述「宗教制度」,篇幅較其他議題要多,同樣有趣和值得深思。

關於宗教與科學甚而哲學,有兩段話看似輕描淡寫,卻正點出了社會學的一項「特色」,更是我喜愛研讀各科及處事的方式,試摘錄下來﹕

社會學家和人類學家之注意宗教,主要是因為宗教是人類社會的一種制度,上帝之有無,則置之勿論,蓋不在社會科學家的範圍之內,由神學家和形而上學家去研究。社會學家所要求了解者,是人類為什麼信仰超自然之神?信仰對行為又有什麼影響?此一問題,在社會科學家之間,多少也有意見一致之處,即以「自然的」為理由來解釋超自然的信仰之發生,但怎樣去解釋,又各不相同了。

宗教之起源、性質和目的的各種學說,紛然雜陳,各執一詞者,乃研究之性質使然,蓋研究必須根據種種推斷和宗教的本質。科學的研究者,同意宗教像其他制度一樣,立基於某些基本需要,因此宗教是必需的,以後為了大眾的需要,宗教仍然會繼續存在。科學家所能夠做的,僅此而已,至於何種宗教是我們應該有的?何種宗教值得建立和保存?那是一個哲學問題。如果社會學家對這個問題也要加以討論,那麼寧願以哲學家的態度,不願以經驗科學家的態度。科學的社會學家對問題有所建議的話,即是宗教應該使自身與生活情況中的種種變遷相調適。宗教對當時的情況和知識愈能適應,則能成為一種有效制度的機會也愈大。(頁120-1)

宗教是人類現存各制度的一種而已;宗教是人類必需的制度,應該而且會繼續存在;何種宗教值得建立和保存,可以討論,但屬於哲學問題;宗教該適應時代的變遷和知識的變化。這些大致是社會學家對待宗教的態度。

如果稍有留意香港各種宗教尤其佛教和基督教的傳教方式很能適應時代的變遷和需求,自該明白上述最後一點已普遍為「開明」的傳教者接納和實行。

至於宗教與科學是否並行不悖?此書沒有避而不談。但答案大概再過千百年也如一﹕

這個問題很難肯定作答。答案在乎各人心目中的宗教是何種宗教。如果宗教立基於神人同形同質的觀念,並一切以此觀念為出發點,那末宗教與科學勢同冰炭。在另一方面,如果宗教是倫理的哲學之一,或是未確定的泛神觀念之一,個人願意以此為宗教,那末宗教與科學並不矛盾。……(頁121)

這個,我不願多想,也不再引錄下去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