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伎倆

上文

柯尼格博士(Dr. Samuel Koenig)在《社會學》〔Soci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cience of Society,朱岑樓譯,香港﹕協志叢書出版公司,1971.12〕一書中,既將李氏夫婦(Alfred M. Lee and Elizabeth B. Lee)所著《宣傳藝術》(The Fine Art of Propaganda)的七大類宣傳方式列出,也將李氏(A. M. Lee)《如何了解宣傳》(How to Understand Propaganda)一書所補充的兩種方式,以及李氏分析宣傳家所用的三種「基本程序技術」,作了棈簡介紹,大可與維基百科百度百科所述宣傳方式逐一比較,看看近數十年間,這些宣傳手法可有多少改變。

宣傳手段(頁239)﹕

(一) 指名辱罵(Name-calling)——為了損毀對方,說他是「共產黨員」、「法西斯黨徒」、「第五縱隊」,或「反動份子」。

(二) 烘雲托月(Glitterng Generalities)——使用種種普通的珍貴情操,如「社會主義」、「工作權利」、「美國方式」、「憲法」等。

(三) 移花接木(Transfer)——將一種觀念跟受人尊敬的先聖先賢、偶像或象徵,如華盛頓、基督或美國國旗,拉上關係。

(四) 提出證明(Testimonial)——引用聲名赫赫的偉人或機關,如美國總統、著名演員、商會或工會,對一種觀念或政策的贊許。

(五) 平易近人(Plain Folks)——扮成有民主作風或和藹可親的常人(最好的例子如美國總統之與老百姓握手,公職候選人之與嬰兒親頰)。

(六) 隱惡揚善(Card-Stacking)——宣揚一個人的善行、主張或政策,一一加以誇大,而一切缺點則略而不提。

(七) 大吹大擂(Bandwagon)——散佈一種觀念,謂「誰都如此」,其主張、計劃或候選者一定會獲得勝利,所以大家最好參加進來,站在勝利的一面。

(8) 罪惡結合與罪惡遺傳(Guilt-by-Association and Guilt-by-Heredity)——指一個人的言行,表現與某種不名譽的或「搗亂的」團體相類或如出一轍,或者指一個人是這種壞團體的份子之親屬,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所以這個人是值得懷疑的。

(9) 善良結合與善良遺傳(Virtue-by-Association and Virtue-by-Heredity)—— 指一個人屬於某種負有聲望之團體,或與該團體之份子有親屬關係,因此這個人是可以信賴的。

宣傳家的三種「基本程序技術」(頁239-40)﹕

(i) 挑選論點(Selecting the Issue)——政客們的普遍趨勢,乃是所提出的主張儘可能地空洞,不著邊際,凡挑出來作公共討論的問題,避免作明確的論斷。

(ii) 列舉事實(Case-making)——政客們常用種種方法來「證明」自己的主張是純潔的、高尚的、仁慈的,同時又「證明」敵方的動機是齷齪的,目的是卑鄙的,行動是自私自利的。

(iii) 化繁為簡(Simplification)——政客們將問題簡化為公式或口號,幾乎成為普遍的趨勢,其公式或口號常取之於地位崇高的文獻,如獨立宣言,便於引起注意和獲得信徒。

說這些是「技巧」也好,是「伎倆」也罷,稍留意一下近年的時事或所謂的政壇,總有似曾相識之感。大如美國,小如香港,這些手段,不單見諸宣傳,連實際行動也大都如出一轍。柯尼格不忘點出,宣傳家所使用的「技巧」尚不只此(頁240)。會心寒嗎?我直看得不寒而慄。所以,就算要我寫這類文宣,我也無能為力,更莫說從政了。

不過,刀光之後仍見餘影幌動,埋單之後賬目彰彰,都掩不住抹不掉,自有人一一記住和清算。不怕心煩,可以慢慢細看。

有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但《社會學》的作者有更現實的說法(頁240)﹕

為 了使大眾了解宣傳的威脅性,故徹底分析宣傳現象,揭穿宣傳技倆。可是嚴格的分析和反宣傳的措施,能否提高一般人的警覺而不墮於各種企圖的圈套中,頗成問 題。主要原因在於大眾傳訊工具的突飛猛晉,花樣百出,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而個人和團體又人規模發動宣傳,企圖以影響加諸輿論之故。

知道就算了,也不用太上心,否則難以安枕。

最後,不如借用第四版《牛津高階英漢雙解詞典》一例句作結﹕

The people want information from government, not propaganda. 人民要政府講實話,而不是玩弄宣傳伎倆。

廣告

4 thoughts on “宣傳伎倆

  1. Bandwagon意思為大家一齊跳上一輛車上一起走。譯為「盲從附會」、隨波逐流」可能會更恰當。另外,這些中文翻譯在詞意上過於中立,在英語的語境下上述各項都是帶有貶義的。這樣子翻譯帶不出作者原意。

  2. 山中﹕
    你舉Bandwagon這個例子,似乎即維基百科和百度百科的「樂隊花車法」;如果要帶貶意,譯作「大吹大擂」,既是主動,亦帶貶意,可能較接近原意。翻譯真的很難。

  3. 「大吹大擂」可以是一個人在「自吹自擂」,與大衆可能沒有關係。英語一般會用"jumping on the bandwagon",意思是就附和輿論的意見。例子,"Regarding the defamation charge against Lin, many legal scholars are jumping on the bangwagon." 「關於練乙錚被指誹謗一事,很多法律學者都附和主流輿論。」 我看不到在句子中怎樣使用「大吹大擂」又不會失去原意。

  4. 山中﹕
    我的英文程度很有限,但借著翻譯和詞典而「變成」中文,勉強可以談談。

    我摘錄的書是一本社會學譯著,所談的是宣傳手段,內容來自一本談宣傳的書,即The Fine Art of Propaganda,其中之一手段是Band Wagon ,按譯文是「散佈一種觀念,謂『誰都如此』,其主張、計劃或候選者一定會獲得勝利,所以大家最好參加進來,站在勝利的一面。」英文可能就是這個﹕Band Wagon has as its theme, “Everybody-at least all of us-is doing it"; with it, the propagandist attempts to convince us that all members of a group to which we belong are accepting his program and that we must therefore follow our crowd and “jump on the band wagon." 這其實就是用向大眾「大吹大擂」的誇張方式來達到目的。其方式與你舉例所說的一般英文解釋或用法不盡相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