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白《再世紅梅記》

再世

最近有人將任白的全套《再世紅梅記》錄音上載 YouTube,一聽即知是我多年來的最愛。任白波伯冰真是理想不過的組合。

戲分八埸,錄成四盒音帶,每盒帶分成兩面播放,一次過聽完整齣戲,差不多要四小時。當年我聽了又聽,一個下午就恍惚沉醉在鑼鼓弦管悽迷詞曲故事之中,可以不管人間何世。有時更邊寫作邊選聽其中一二場戲,竟不會打亂思緒。

聽說任白初演時,未及全劇演畢,編劇唐滌生心臟病發,送院後醫治無效離世,任白從此不再演這齣戲。余生也晚,就只看過雛鳳的舞台演出,也看過一些由陳寶珠南紅合演的電影片斷,總覺無人能及任白的優美動聽。

我曾搜集過好些資料,打算有機會進研究院即以此劇為論文的主要題材。結果沒能成事,也不用多說。

戲固然將款款的男女之情表露無遺,也將姊妹間深深之愛直白出來。唐滌生擅寫女子,尤其痴情而不失柔美的剛烈女子,這齣戲不減這種韻味之餘,更添加了貌同卻天真爛漫的少女一角。同樣痴情,卻病弱,最後落得一命嗚呼,成為別人再世還陽的肉身,也不知算是可憐不可憐。同由一人演出兩角,單聽白雪仙的演唱,真的再難有其他人可以替代。

既是粵劇,當然念唱用的是粵語,但全劇的歌詞對白,文謅謅的相信不少於八成,而且多用文言。此劇用粵音唱念文言,那種自然優雅,實不輸於京劇崑曲。什麼叫文采,聽聽就知道了。

看看〈脫阱救裴〉一場,就有﹕

霧散梨魂,蕩離玉闕外,惱冷月還在,雲未去把月魄掩蓋,只得葡伏破架內,怕弄醒花貓叫野外,驚夜鶯飛撲,又遁開,報更者又來,只得冒險逃花內,閃去,閃來,纖腰折,曾失足綠苔,除淡淡燭花吐焰外,儒生已先在,一般舊俊才,曲散琴還在,唉輕嘆一聲淚掛腮。

……

墓裡人重歸非有害,莫耽驚有意外,停棺相府,也不過為君劫形駭,受那鞭撻為愛才,慧娘色相盡已改,那有熱淚不掛腮,橫死也應該,香銷花榭誰復愛,痛哭歸夜台,今日柳底冤魂恨似海,誰解寸心哀, 縱盼得墓宇開,墓中花早已化骨成灰,戀君殉劫害,青鬢內我鮮血還在,自悔感君哭吊復再來。

好文字多的是。

「香銷花榭誰復愛」,「自悔感君哭吊復再來」,或許有人不知道那個「復」字有重複之意,該讀「埠」。白雪仙都沒有放過,可見她有多認真。

廣告

6 thoughts on “任白《再世紅梅記》

  1. 唐滌生是粵語的文學家, 詩詞不能只有文字, 沒有了聲韻部份, 唱詠不順的便減了容光, 他的幾套傳世之作, 更兼了劇藝的創造, 可惜香港的知識份子視而不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