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無奈

不是所有問題都可以圓滿解決的,就算知道方法。這樣說,可能太籠統,也有點像「阿媽係女人」般說來令人覺得囉唆。尤其令人覺得唏噓,或無奈。

《社會學》〔Sociology: An Introduction to the Science of Society,朱岑樓譯,香港﹕協志叢書出版公司,1971.12〕第十九章也即最後一章談「社會問題」。既為研究社會的學科,又怎可能不涉及這個「問題」呢?既言問題,自需解決,最好能有方法解決。知道問題所在,甚至研究出所謂解決之道,就能將問題圓滿解決,甚或能防範未然嗎?第七節談「社會問題的解決」,其實作者早在第一節就先潑了一盆冷水。無妨抄下那段話。

即使在某些方面,所發展的知識,已充足到了有效解決問題的地步,一旦問題發生了,又很少有機會使用這些知識。如何解決問題的知識,並不保證一定能夠使用。首先,這些知識必須為一社會各份子所接受,我們已經知道,接受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常遭遇種種阻撓,比如﹕補救方法的效果之難以證驗,人人對革新所不能少的抗拒。另一個障礙,便是一切社會不願在科學的精查之下,暴露其思想、感覺和行為的方式。此外,研究和發動改革,需要巨額經費,為多數人所反對。一種改革建議,常不能收效於一時,一般人缺少遠大眼光,不肯接受。最後的問題是如何支援。找出社會問題起因的知識,並不一定可以用來解決社會問題,甚至於連減輕都不可能。(頁298)

「找出社會問題起因的知識,並不一定可以用來解決社會問題,甚至於連減輕都不可能。」多麼令人喪氣的話。相信的話,似乎不認不認不認命也得認。

實也不盡如此。

人生固然多的是令人但覺無奈之事,但在無奈之餘,也可有積極的作用。

其實,知道沒有必然可以解決問題的「萬應靈丹」(cure-all),或是改革每多不能收效於一時,可能會減少抗拒,俾能讓其有姑且一試之心;知道「接受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能為大多數人所接受,自會少了阻撓,或可帶來轉機。

如果以那段話來印證思考香港近年的激盪社會狀況,未必能解決紛紜的問題,但在起伏不定的波浪中,或可帶來片刻寧靜,歇一會再舉步向前,就算解決不了問題,也可安一時心定一刻神。

廣告

6 thoughts on “解決.無奈

  1. 因為解決一個社會問題, 同解決一個科技問題有差異, 解決了一個社會問題, 代表了利益權力要重新分配, 受影響的社會人士會同你死過

  2. Peter﹕
    你說的這種「問題」,該已超越了本書所說的範圍,可見「較簡單」的問題已足以令人頭痛,再加上這種「你死我活」的問題,更難對付。

    • Max Planck的意思是科學需要等老一幫人死後,新人新思想才能打進主流,科學因此才能進步。社會思維的改變也需要經過同樣過程。

  3. 山中﹕
    謝謝簡明解釋。
    感覺上似乎也不盡如此。尤其現今所謂 i 世代,新人新思想更易打進主流,或說更易將站不住腳的舊潮推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