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有多貴

現在奉為普世核心價值的民主思想不是自有永有的東西,但中國似乎仍是只會口講而不去切實奉行,可說落後於天下大勢。經濟騰飛,但政治遠遠落後,終究不是長治久安利民之計。

中國人愛以《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來炫耀「古已有之」的民本思想。其實這也不算什麼,談得上處處以民為重為貴的思想,更早更有說服力的說法,見於《左傳》;兩名清朝書生雖然落泊,倒能將這段文字輯錄在《古文觀止》中,可見眼光獨到。不過,這篇〈季梁諫追楚師〉似乎並不怎麼受到後來者青睞,以致一直沒有成為香港教育的重點範文。近日聽聞中學有意重推範文,大可考慮這篇。

試看其中一些與人民相關的名句,即知二千多年前,「在上者」更懂得「下民」之可貴,思想可謂非常「進步」;或者說,發展下來,是日漸退步,只顧一己之私,不將百姓看在眼內。

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

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

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

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

細味季梁的論證,句句不離人民,有情有理自是有力。隨侯信神談神,季梁說,其實人民百姓才是神的主人,聖王都先要安定百姓才去奉事神。要是百姓沒有財力、並不和睦,更無美德,如何能有肥大牲畜、美酒等馨香祭品來祭祀,以求得神明賜福。假若「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

信不信鬼神,其實不是重點,人民各有異心,真是「何福之有」。

文字精簡,敘事說理層次分明,容或有艱深字詞,看看註釋,實不難明白。誦讀幾遍,心領神會,下筆就不會文理不通不順,處處犯駁,將好好的理念糟塌掉。試試由這篇開始吧。

x   x   x   x   x

季梁諫追楚師(《左傳》)桓公六年(西元前706年)

楚武王侵隨,使薳(wěi)章求成焉,軍于瑕以待之。隨人使少師董成。

鬬(dòu)伯比言于楚子曰:「吾不得志于漢東也,我則使然。我張吾三軍,而被(pī)吾甲兵,以武臨之,彼則懼而協以謀我,故難間(jiàn)也。漢東之國,隨為大。隨張,必棄小國。小國離,楚之利也。少師侈,請羸(léi)師以張之。」熊率且(jū)比曰:「季梁在,何益?」鬬伯比曰:「以為後圖。少師得其君。」

王毀軍而納少師。少師歸,請追楚師。隨侯將許之。

季梁止之曰:「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誘我也,君何急焉?臣聞小之能敵大也,小道大淫。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今民餒(něi)而君逞欲,祝史矯舉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quán)肥腯(tú),粢盛 (chéng)豐備,何則不信?」對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故奉牲以告曰『博碩肥腯』。謂民力之普存也,謂其畜之碩大蕃滋也,謂其不疾瘯(cù)蠡(luǒ)也,謂其備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潔粢豐盛』。謂其三時不害而民和年豐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謂其上下皆有嘉德而無違心也。所謂馨(xīn)香,無讒慝(tè)也。故務其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以致其禋 (yīn)祀。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親兄弟之國,庶免於難。」

隨侯懼而修政,楚不敢伐。

廣告

10 thoughts on “民有多貴

  1. 黃宗羲之《明夷待訪錄》說得更明白,節錄一段:「後之為人君者不然,以為天下利害之權皆出於我,我以天下之利盡歸於己,以天下之害盡歸於人,亦無不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始而惭焉,久而安焉,視天下為莫大之產業,傳之子孫,受享無窮。漢高帝所謂“某業所就,孰與仲多”者,其逐利之情,不覺溢之於辭矣。此無他,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是以其末得之也,屠毒天下之肝腦,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產業,曾不慘然;曰:“我固為子孫創業也。”其既得之也,敲剝天下之骨髓,離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樂,視為當然;曰:“此我產業之花息也。”然則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鳴呼!豈設君之道固如是乎!」

  2. 「古者以天下為主,君為客,凡君之所畢世而經營者,為天下也。今也以君為主,天下為客,凡天下之無地而得安寧者,為君也」,同樣意思,不同表達。

  3. 可以這樣想,要說「和為貴」,相對而言必有較賤較輕的事,「和為貴」相對的是「相爭為賤」。「民為貴」也必有相對,黃宗羲說的是「天下爲主,君為客」,天下之民居主位,不就是民主了嗎?孟子的「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只說了民的價值,而沒有說出主客位置,黃宗羲要比他進步得多。

    • 不見得兩者有太大的分別。季梁說的是君王主導的「王道教化」:「務其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黃宗羲則説明君王的本質:「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向使無君,人各得自私也,人各得自利也。」「民為貴」在「王道教化」的思想中只是君王需要凡事考慮到人民,為人民服務;民主的思想則是,既然民能自利,爲何要君王?

  4. 山中﹕
    我無非要追溯一下中國「貴民」的思想有多古和有多「重」。無論中外,就算有這種民為貴的想法,都與今時今日的民主思想制度有頗大距離。但連重視人民生活和思想都未能做到,或愈來愈倒退,就實在說不過去了。

    • 前以言之,古代可以說民為貴,但民並不會佔據政治主導位置。就好像常說的「粒粒皆辛苦」但實際上看到糧食價格是這麽便宜,人就會不加思索地浪費,社會也就不會為它建立制度。教化萬民是君王與士大夫的權利與義務。爲什麽我提黃宗羲是因爲他是比較公認的,中國最早的自由主義者。按這種説法,真正的「民重」、「民主」思想始形於明末清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