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話就是謊言

再說一次,談英文,我未夠班;說中文,還可以。這篇主要談語文,涉及中英文,英文部分,仍是靠詞典,淺醜難免。

要說的是陶傑這篇〈假話和謊言〉(原刊2013年4月4日《蘋果日報》)。無可否認他是為文高手,這篇單學文字,無妨;作反面教材來討論也可。但整體而言,還是不學為妙。且聽我一一道來。

文末他拋下「戰書」﹕

香港的英文好嗎?我不知道,只知Falsehood和Lie,有何不同,信不信?在中環,不會有幾個人知道。

我自知沒資格挑戰,但也試著提出一些疑問。

先抄《COBULD 英漢雙解詞典》(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2.11)關於 Falsehood 和 Lie 的解釋(也可參考網上Cambridge Dictionaries Online 的註解)﹕

【falsehood】1. Falsehood is the quality or fact of being untrue or being a lie. 不真實;虛假;虛偽;謬誤。EG She needs to learn what truth means and how it differs from falsehood and fabrication…她需要弄懂什麼是真理以及它同謬誤與捏造之間有何不同…The Inquiry was set up to establish the truth or falsehood of the various rumours and reports. 已著手進行調查,以鑒定各種謠傳和報道的真偽。

2. A falsehood is a lie; a formal use. [ 正式]謊言。EG There is more to dishonesty than uttering falsehoods. 不僅僅是說些謊話而已,背後還隱藏著欺詐行為。

【lie】A lie is something that someone says or writes which they know is untrue. 謊話。EG You’re telling lies now…你在說謊…It is all a pack of lies.  盡是一大堆的謊言。

按此解釋,falsehood 與 lie 可說同義,就算問詞典,似也「不知道」二者有何不同;陶傑的「挑戰」可謂不是無的放矢。問題是,他可能「誤中副車」,箇中要分不同的不是 falsehood 與 lie,而可能是 fabrication 與 lie,甚而想說的是虛構與謊言的文化差異。他說﹕

「假話」(Falsehood),只是虛構的言詞或故事,但其中不涉任何信任的出賣。譬如:小說家之言,南宋時代有一對叫郭靖、黃蓉的夫婦,或康熙有一個少年伴侶韋小寶,他為康熙誅殺了囂臣鰲拜。

這個解釋明顯說的不是「假話」或Falsehood,而是「虛構」或 fabrication。什麼是 fabrication, 仍錄上引詞典的解釋﹕

【fabrication】A fabrication is a false story or piece of evidence that someone has deliberately invented in order to deceive people.  謊言;假話;捏造;捏造的證據;虛構的托詞。EG The story was a fabrication, she insisted. 她一口咬定那全是不實之詞。

這與陶傑的說法可謂無大分別。

再借網上《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釋義來說明﹕

【假話】虛偽不實的謊話。

【虛構】憑空構想。

陶傑有沒有混淆了其實要區分的是 lie 與 fabrication,而不是 lie 與 falsehood,我不敢說;但可以肯定,「假話」與「謊言」無異,「謊言」跟「虛構」才有不同。

還有,他更將一些概念與事實弄混甚或故意混淆,我也不敢說這是否偷換概念,但肯定有錯誤。

「你開一家餐廳,菜式不怎麼樣,但廣告說你的餐廳是天下第一廚,這是講假話。」這可能是誇張,卻不一定或不可說一定是假話。

「所以假話不一定是謊言」,如上所述,肯定是錯,因為假話就是謊言;「而說假話(Making a false statement),是言論自由之一種,不但無罪,而且要保護」,我所知的言論自由或可以借虛構故事如寓言等來作解說,但不容許作假或說假話(我以中文意思來理解)。果如陶傑所言,「說假話(Making a false statement),是言論自由之一種,不但無罪,而且要保護」,是可怕也可悲的事。

我寧願我的看法都錯,否則陶傑這篇也非事實全錯的文章遺禍不淺。

假1

假2

廣告

23 thoughts on “假話就是謊言

  1. Revelation 22:15.

    King James Bible version: For without are dogs, and sorcerers, and whoremongers, and murderers, and idolaters, and whosoever loveth and maketh a lie.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Outside are the dogs, those who practice magic arts, the sexually immoral, the murderers, the idolaters and everyone who loves and practices falsehood.

    Lie and falsehood is used for the same thing. (You don’t have to believe in the Bibble, but you should not doubt the translation is taken lightly by any mean.)

    My understanding is: Lie is a falsehood. But falsehood doesn’t have to be a lie.

    And let me ask you a question:

    If you tell a visitor the nearest toliet is 2 blocks up north, but in fact south 1 block away. Did you just make a falsehood? Should you be protected in this situation?

  2. 哈哈,陶傑自己說人不懂英文其實自己也不懂。Falsehood不一定是「假話」,它可以是指一句話是錯誤的,裏面並非一定包括當事人是否有心作假。例如,He is spilling falsehood. 「他在到處宣揚繆誤」。這人並不一定在「撒謊」,因爲謊言是指一人明知道錯誤卻要說錯誤的話。如一個人所說的是錯誤,他卻可能真心相信他這個錯誤的對的。「假話」在中文的語境上等同「撒謊」。Falsehood只能翻譯為「 錯誤 」 、「不正確的語言或概念」。至於falsehood的是否屬於言論自由需要保護,言論自由的原則是這樣:你有權說任何説話,但只要你說出來我就有權說你蠢。例句,陶傑有權在報章上發表謬論,而其他人也可以為他的愚蠢而展開文誅筆討。而且對言論自由的保護只限於法律上,法律上不因爲一人說的蠢話而用法律手段阻止他;它把這個責任交給其他同有言論自由的人,讓他們去指出蠢人的謬誤。

    而小説家的作品更非falshood,他們更非宣揚繆誤。他們所做的叫做fiction,「創作虛構的故事」。這些故事與「錯誤」無關,因爲故事情節是小説家腦袋的想象,對小説家來説,他們真實地反映自己的創意,哪有「錯誤」可言?

    我們可以說「陶傑知識淺薄,目光如鼠。」這是對陶傑的「價值衡量」(value statement),與「真實」與「錯誤」無關。如果我們說,例句,「陶傑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那就是透過散播falsehood而引起當事人的名譽上或實際上的傷害,在法律上這行爲叫做slander,誹謗。Libel則是以文字或印刷品的形式作出的誹謗。法律不需要考慮散播者是否在「撒謊」,因法律所考慮的該言論所指之人有否受到損害、這種言論是否有必要在公共空間中提出來:真事言論的抗辯只有在符合公衆利益的原則下才能提出。就算該言論真實,「陶傑真的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因爲該言論不符合公衆利益,關涉個人私隱,法庭就需判散播這種言論的人誹謗罪成。

    陶傑分不清這些概念就去說言論自由保障falshood,他就是在散佈謬論。因此我們有大條道理說他蠢、缺乏知識、視野狹隘、目光短少。這種人為半知不解的認出,根本還不談不上認識,幾個英文單字就沾沾自喜,就是器小而易滿,是淺碟子也。

  3. 引用通告: 陶傑何其淺陋 | 山中雜記

  4. Cris﹕
    謝謝提供的資料和解釋,和合本將 falsehood 譯做「虛謊」,明顯跟「謊言」不同。你的問題試答如下﹕
    假如我不知廁所在南,自己跟著也去了找而不得,再遇到那遊客,該不會因為錯了而受責。這個錯該是 falsehood。要是我故意「整蠱」,明知誤導,那說的就是 lie,合該被罵。

    山中﹕
    看來陶傑也沒全錯,主要錯在將 falsehood 譯作「假話」,致有含混;有些例子也舉得不太恰當或解釋不佳,令其立意不清,以致引起誤會。參看和合本聖經的譯文,將 falsehood 譯作「虛謊」,似乎可譯作「並無虛言」的「虛言」,該比「假話」清晰明確。
    你舉的那個透露別人私隱的例子,若是真的,被告誹謗,錯的不該是說了falsehood,而是說了不該說的。果然被告,真的不可以用「陶傑是公眾人物,披露事實對公眾有益」作抗辯理由嗎?

    • 問題是他對此字根本不理解。有人分不清falsehood與fiction還說自己英語或任何語文了得,我倒是第一次見。誹謗這事,法律有規定,言論不能是「公衆感興趣的」,而必須是與「公衆利益相關的」。「陶傑身患皰疹」最多者能滿足公衆的好奇心,所謂「公衆感興趣的」。但「曾偉雄私下販毒」就是公衆利益問題。只有後者才能提出真實性抗辯。

  5. Cris﹕
    陶傑可以寫多種文體,本可以成為出色的作家,現在只像文販,我是深覺可惜的。

    山中﹕

    陶傑人太聰明,既為文販,什麼題材都可都要拿來化而為文,卻又太自信,常憑記憶,不查資料,可惜往往錯漏百出,更錯而不改。我只能歎息。

    • 就算是寫小説的作家也的做基本的資料搜集,不然這種故事必然粗劣。寫現實生活的作者不去查証,歪曲是非、滿口胡言就是「文訞」。

  6. 引用通告: 承教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7. 山中﹕
    這些話,相信陶傑以前或明或暗也用以罵過別人;他現在大概不會看或不會理會這些「反對」的言論。真要讀他的東西,不要什麼都相信,多思考一下就可以了。

  8. 引用通告: 真假.虛實.謊言 | 書寫而已 notes and books

  9. 在哲人王那邊討論過這課題﹐也在這談談
    英文用法不說﹐只說中文和翻譯
    個人認為falsehood嚴謹譯法是「失實」﹑false statement是「失實陳述」。
    化成口語﹐北方話會將發表失實言論﹐稱作「說錯話」﹐中性﹐不蘊含對方犯錯動機﹐包含無心之失的可能性﹔即粵語是「噏錯」。
    至於說假話﹐由於中文有「作假」一說﹐假話肯定等同謊言。陶傑內容沒錯﹐但譯法肯定有錯。

    至於杜撰和失實﹐明顯又是兩回事。杜撰是作者存心虛構一些訊息﹐創作小說固然是一種杜撰﹐關鍵是作者無意將杜撰之言論以披露事實真相的方式發放﹐一般讀者在閱讀前也清晰有關訊息屬虛構情節﹐杜撰既不屬於失實﹐更不屬於撒謊。

    • 異議
      失實是中性﹐沒表明此人講錯動機﹐可以是故意或不故意﹐正如falsehood可在前面加上intentional或unintentional。

  10. Lies also imply somehow someone is hurt during the process. There was a huge controversy over a book call “A Million Little Pieces" by James Frey. James wrote his memoir about his drug rehab experience. It became a no. 1 best selling book in amazon, but later people found out parts of the memoir was altered, novelizing the memoir somewhat. Is that a lie if no one is being hurt?

    Very soon, these discussions are not about English usage, it turns into a philosophic question.

    Since I bring up “A Million Little Pieces", you guys should read a few chapters and it will end all the discussion about correct grammar. Petty much not one single sentence in the book is grammatically correct. Yet, it is a no. 1 best seller. Go figure.

  11. 文少﹕
    陶傑所說的「中環人」,未必包括(所有)律師甚或學者,是什麼,我不替他作解釋了。他提出這兩個英文字來「炫耀」,其實牽涉的早已不止字義,而是一套文化。扯上法律,我不懂,相信他也一知半解。打官司每多爭議,部分原因也與字的解釋或定義相關,往往要個別而論。最近王維基告《信報》,就是又一個好例子。
    又,最近在另一本社會學書中讀到有關「文化」的討論,這個也可以是例子。仍未能「借題發揮」,只好略提算了。

    Cris﹕
    謝謝再提供思考的例子。涉及英文,我真的難以應付,只能以學習之心去面對。

  12. 問題是他文中談了幾個牽涉法律的問題﹐如辯護律師的專業操守問題﹐他說得不清楚﹐或失實陳述「是言論自由之一種,不但無罪,而且要保護」﹐這些都是睜開眼瞎扯蛋。
    辯護律師的專業操守問題﹐在哲人王那邊談過﹐但也轉述兩句
    辯護律師可在無罪推定原則為被告辯護﹐除了他說的「被告不認罪」﹐還要這律師「在審理過程中沒找到﹑或沒接觸過證實被告有罪的證供」﹐上述任何一個情況發生﹐辯方律師需立即停止為被告辯護。如後者情況發生﹐辯方律師若不如實將證供呈上﹐可構成串謀妨礙司法公正。
    後面那點嘛﹐山中都說過暫時性誹謗(slander)和永久性誹謗(Libel)的問題
    補充一點﹕﹐不論構成誹謗的失實陳述是蓄意或惡意(intentional or malicious)﹐還是疏忽大意的﹙negligent)﹐都不能成為被告合理的抗辯理由。
    另﹐這點也在哲人王那邊說過﹐不論有心或無心﹐惡意還是非惡意﹐網絡造謠(即在網絡散播虛假訊息﹐以致第三者有所損失)是刑事罪來的﹐即「不誠實致用電腦」(Cap200.s161)

  13. 荒言和山中﹕
    談到誹謗﹐山中兄舉的「陶傑真的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一例﹐查實是有真爭議的。因為這例子有可能牽涉到大眾對公眾人物私德的合理期望(Public reasonable expectation)﹐傳媒或許可以公眾知情權作抗辯理由。
    舉例說﹐如陶傑的言論一直持性保守立場﹐「他因爲嫖妓而身患皰疹」是事實﹐傳媒的披露可讓公眾得知他言行不一﹐屬捍衛群眾知情權﹐誹謗一說便可能不成立(當然主要還是看法官點判)。

  14. 文少﹕
    你的看法與我有點近似,但「理由」未必如此。真要看實際情況而定。最近維基與信報一例,也很有趣,大可留意一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